女人的第六感这种东西,轩辕楠从不相信。

    只不过,南宫柔的最后一句话说到点子上去了。

    之前,古家对他们轩辕家内部的争斗其实并没有打算插手的意思,按照他们的说法,自己要是连这个都解决不了,那也没资格以后和他们合作。

    如果他能把他们解决不了的麻烦给解决了,这个人情,足以让他在古家站稳脚了。

    “你有什么好主意?”

    南宫柔娇笑一声,“依我看,我们不如来个一举两得?”

    “如何两得?”

    “反正轩辕孤多半是活不了了,就算救下来了,那应该也是个废人。退一步说,就算不是个废人又如何?古家要是知道他没死,一定会有行动的。”

    轩辕楠点头道:“那是自然,虽然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但是古家容不下他是事实。

    我早就没把他当作对手来看了,现在麻烦的是轩辕老头,也不知道那离少和那老头说了什么,我听说那老头今天去了大长老那边,还救走了陶简。”

    南宫柔眼底浮现出一抹阴狠,“所以我说了,这个女的不能留,我看着她就全身不舒服。我说的一举两得,正好能除掉她和轩辕老头。

    用最简单的办法,给轩辕老头下毒,回头再把这件事栽赃到那女的头上。到时候,你再揭竿起义,说老头所信非人,对方是为了帮霍家来报复我们的。

    这样一来,霍家别想再和轩辕家联手,其他人由你带领,一致对外,那些长老,你也就不用再额外花心思了。”

    轩辕楠沉思片刻,狐疑道:“听着不错,但真能进展那么顺利?先不说会不会被那个离少看出来,轩辕老头那儿就没那么好骗。”

    南宫柔挑了挑眉,脸上浮现出几许自信,“他们总要吃喝的吧?我这些年在药理上颇有研究,论制毒,我有的是招。

    反正那个女的也说了,她会为轩辕孤留下来一段时间,只要慢慢喂毒给轩辕老头,等时候到了,毒性爆发,谁都救不了他。”

    “好,那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办好了,我会在古家那边提一下你,好让他们暗中助你顺利参加东皇帝师的选亲。”

    “就这么说定了。”

    南宫柔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这时候的她并不知道,论药理,某人甩了她不知道多少条街。

    轩辕孤对外依旧是病得奄奄一息的状态,所以除了在房内活动外,他不方便出去露脸。

    陶简醒来后,轩辕家主和他说了很多,他是个聪明人,像他这样身子弱的,平时想得多,心思比较敏感,很快就找到了重点。

    “所以,你们怀疑是我二弟所为?”

    “陶二少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还是被人利用,现在都是未知。但是接下来的事,我们需要你帮助。

    待会儿轩辕家主送你回大长老那儿,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人手,宣布你要替让父上位,同时表示轩辕家主愿意帮助你们还债。”

    陶简对南宫璃的信任显然不足,听了她的说法并没有马上点头,而是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轩辕家主。

    “没错,只有这样做,才能引出陶利,才能找到躲在背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