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必要做到这个程度。”南宫璃道。

    轩辕家主和轩辕孤相互看了对方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见了丝丝迷惑。

    “意思是,我们不用真的还钱?”轩辕家主试探道。

    “是也非也。”

    这是什么回答?两人更加迷糊了。

    轩辕孤也是头一回见到自家父亲一脸懵懵的模样,考虑到父亲的老脸,他主动请教道:“我没听明白,说得具体点吧?”

    “我们站出来,说我们给他们还钱。既然是陶二少欠下的钱,那么他总该知道还给谁吧?

    一旦我们站出来说要还钱,具体该还多少,他未必会直接告诉我们。不管他说,还是不说,他都一定会找到那个债主,去说钱会还这件事。”

    轩辕家主和轩辕孤都无声地点了下头。

    的确是这样,然后呢?

    南宫璃顿了顿,反问道:“我们能确定陶家会遭难是人为的吧?那为何不顺藤摸瓜,用现在有的线索,去引出更多的线索呢?”

    “我明白了!”

    轩辕孤感叹道:“你是想顺着陶利找到背后的人。”

    南宫璃点点头,“不错。所以钱,我们未必要还,但是人我们必须要找到。找到人之后,再看这个钱到底该不该还。如果该还,自然要想办法还。可若是本就是个局,那何必去出这笔钱?”

    轩辕家主应了声“对”,随后眉头一皱道:“可是眼下有个问题,陶二少,也就是陶利,在欠下债后,大概是因为怕责罚还是什么,这两天完全没了踪影。我们想找到他的人,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守株待兔便可。”

    “什么意思?”

    南宫璃看了看床上还昏睡着的陶简,“他大哥还好好活着,就不怕他不回来。他要是真不出来,那就以陶家和他断绝关系为由,这笔债就当不存在。”

    对!

    对方既然是想拿走大长老这边的势力,就绝对不会放任陶简安然无事地活着。因为他要是活着,陶利的存在就弱了。

    对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陶利也不会允许,所以他不可能不出现。

    “好,这事就这么办。等陶简身子好些,我亲自带他回去。”轩辕家主郑重道。

    对此,南宫璃没异议,毕竟她只是个外人,不好插足过深,免得落人闲话,到时候有心人利用下,没准还会抹黑轩辕家主。

    南宫璃这边有了后招,轩辕楠那边也得到了一个全新的消息。

    “看来,你说得没错,离少的确是个女的。”

    轩辕楠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了南宫柔,续道:“她并没有刻意隐瞒这件事,只是别人听离少这个称呼,再联系上有关他的传闻,很难同她是个女子联想在一起。于是,她就直接扮成男子了,多半是这样行动方便。”

    南宫柔美眸微眯,“你说,这个离少之前非要见轩辕老头和轩辕孤,该不会是和他们有什么私交吧?不然,她何必来趟浑水?”

    轩辕楠点头,“有这个可能。”

    “这个离少不能留。”

    “为什么?”

    “相信女人的第六感吧,留着她必是我们的阻力。再说了,听说古家不是对她很头疼么?如果我们能解决掉她,古家再看我们可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