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蹙眉道:“这里是轩辕府,这个陶简好歹是大长老的长子,对方怎么可能这么嚣张?”

    轩辕孤皱起眉。

    的确,按道理来说,这是不可能发生在轩辕府的事,至少在父亲握权的时候。反过来说,如果没有人睁只眼闭只眼,事情绝无可能发展到这个程度。

    进一步说,这难道不是对大长老的一种打压么?

    要说打压大长老的目的是什么,这不再明显不过了?

    很显然是怕轩辕家的主权之后还会产生问题,为了将主权牢牢握在手里,就轩辕家内部的规矩来说,搞定四位长老,那就万无一失了。

    “以我之见,大长老身上发生的事一定不是偶然。他二子在外欠下赌债,必是一件早已在做安排的事。

    只是现在时机正好,蓄谋已久的人就让这些事相继爆发,先是大长老离世,趁着大长老手下的人方寸大乱,立马接上二子在外欠债,然后就是现在长子被上门殴打。”

    轩辕孤认可南宫璃的观点,只是有一点想不明白。

    “对方需要做到这个地步么?既然大长老已离世,为何还不肯放过陶简呢?陶大哥身子一向弱得很,这么做不是多此一举么?”

    南宫璃摇摇头道:“并不是多此一举。陶简是长子,大长老离世,手下的人听谁的?之前你们也说了,每个长老手下的人都是他们培养起来的,这类人大多忠诚。

    大长老离世,自然就该陶简主持大局,也就是说大长老手下的人将把他视作为新主人。如果我没有估错的话,正式让陶简接手也就这几天里的事。”

    轩辕孤恍然,“我明白了,斩草要除根。大长老和我父亲这边关系极好,陶大哥自然是帮我们的。所以,对方要除去陶大哥,没了他,谁会接任?”

    南宫璃冷笑,“这个陶二少,如果只是蠢,那还好办。如果说,他这是帮对手搞垮自己的父亲和兄弟呢?

    陶大少没了,二少继位很正常,到时候有人再出手帮助陶家解决债务问题,陶家这边必然感恩戴德,这样不就彻底收服大长老这边的人了?”

    这其中的道理,一旦说出来,没什么想不通的。

    只是单凭这么点信息,就能想到这么后面,还能把对手的想法概述出来,这不是一件眨眨眼就能理清楚的事。

    轩辕孤不得不承认,南宫璃在心计方面绝对要大过于自己。而轩辕家主,这才明白,南宫璃能站在这里,靠的完全就是她自己的实力。

    这个丫头,不简单。

    “那按照南宫二小姐你的看法,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轩辕家主问道。

    “第一件事,保住陶简的命,这件事算是已经完成了。第二件事,替陶家还清所有债务。”

    什么?

    会有这样的想法,轩辕家主和轩辕孤都能理解。可是,这个债务要他们全部还清,这很有难度。

    “我们不能确定债务是否真的存在。其次,万一对方狮子大开口,报出一个我们根本不可能承受的钱呢?再者,我们现在的处境不太好,事实上,手上可以调动的钱没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