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轩辕家主的声音。

    南宫璃和轩辕孤对视了一眼,忙上前去开门。

    房门一打开,进入视线的是一脸焦急的轩辕家主,和一名早已昏厥过去,脸上都是血渍的青年男子。

    那名青年男子长得挺高大的,轩辕家主带着他有些吃力,红着脸,喘着粗气,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来不及多问什么,轩辕孤帮着将那青年男子移到床上,由南宫璃开始为他诊治。

    “他本就有旧伤在身,又得了一身新伤。看样子,是和人起了争执?被人给打了?”

    轩辕孤盯着床上的人一通看,觉得对方有些眼熟,但却认不出来。听了南宫璃的话后,他下意识地扭头看向自家父亲,人是父亲带回来的,他总该知道什么吧?

    轩辕孤喘了几口大气,拿起桌上的茶壶,丝毫不顾及形象地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抹了抹嘴道:“他是大长老的长子陶简。”

    “陶简?”

    轩辕孤猛地瞪大了眼,“父亲说的可是那个向来好脾气的陶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被人打,还伤得那么厉害?”

    轩辕家主摆出一副一言难尽的模样,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先说什么,努了努嘴道:“说来说去都怪我,要不是我把权给放出去了,也不会酿成今天这状况。如果不是我,大长老他就不会,如果不是我…哎……”

    轩辕家主越说越显悲哀,说来说去,他还是太自私了。自当上家主开始,他就该明白一个道理,他的决定将再也不只是代表他自己,还会牵连很多人,尤其是那些支持着他的人。

    南宫璃见轩辕家主懊恼不已的模样,安慰道:“有我在,他不会有事的。轩辕家主,你也不用太过自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能意识到自己做错了,并且正视这个问题,你就已经胜过很多人了。”

    南宫璃的话引起了轩辕家主和轩辕孤两人的沉思。

    是他们的错觉么?这姑娘明明是他们里最年轻的,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却像是一个已经历经沧桑的智者?

    陶明伤得很重,但好在南宫璃手上的药草很全,要什么有什么,所以一个时辰下来,就已经稳住了。

    趁着歇息,轩辕家主交代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今天轩辕家主的确是去找四位长老的,按照顺序,他先去了大长老那边。谁知一踏进大长老的院子,就发现这才多久没来,里头就变了个样。

    “值钱的东西都被变卖掉了,就连那株大长老最宝贝的无双花也没了影。问了后,我才知道,自我那边出了事后,大长老这边也出了事。

    大长老好端端的一个人,说不行就不行了。大长老一家上下,为了救他,花了不少财力,结果非但没被治好,还越来越重了,没有挺过三天,就离开了。”

    轩辕孤不敢置信道:“怎么会这样?大长老身子骨一向硬朗,怎么会突然就离开了呢?”

    “这还没结束,大长老离开不到五天,陶家就又出了事。

    大长老的二儿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在外欠下了一大笔赌债,还不是小数目。家里砸锅卖铁,都没能给补全。

    我到的时候,正巧是讨债的上门,就看到陶简他正被压在地上往死里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