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柔演得真,扑就是扑,扑了空,自然就站不稳。完全出于下意识,她伸手就去抓南宫璃,试图通过这样的举动来稳住重心。

    南宫璃没想到她演得那么入戏,居然真的要摔,等被她抓到时,已经是后话了。

    好死不死,南宫柔那一抓,碰向的地方刚好是南宫璃的胸口处,这一按下去,两人纷纷脸色一顿。

    即便是缠了绑带,手感还是和真正的男人不一样的。

    对于南宫柔来说,男人的胸摸起来该是什么感觉的,她一点都不陌生。她眼底闪过一丝错愕,虽然被对方马上扶住拉开了距离,但是那触感深深地留在了她的心里。

    她若有所思地看了床上的人一眼,又看了眼一脸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离少,干笑道:“让离少见怪了,我这阵子身子本就不适,见轩辕少爷能有好转,一下子太高兴了,如有冒犯到离少你的,你可千万不要同我计较才是。”

    南宫璃笑笑,“既然南宫小姐身子不适,那就该多加休息才是。我暂时会留在轩辕府里,待轩辕少爷病好得差不多了,我会找人去请南宫小姐过来。

    现在一切还是未知,南宫小姐还是先回去为好,毕竟这里是男人的房间,我又是外来的客人,南宫小姐在这里待久了,难免惹人闲话。”

    南宫柔笑着微微颔首,“既然有离少看着,那我就放心了。诚如离少所言,我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就先回去了。”

    南宫璃点了下头,以示回答。

    目送走南宫柔后,在确定门外无人,南宫璃这才将轩辕孤给拍了起来。

    “看样子,她还挺关心你的?”

    轩辕孤愣了下,忙解释道:“没有的事,她会来这里,多半是替轩辕楠来看我情况的吧?”

    “你别紧张,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我当然知道她来不会安什么好心的。对了,轩辕家主去哪了?”

    轩辕孤想了想道:“应该是去找轩辕家的几位长老了。我们轩辕家比较复杂,长老总计四位,其中副长老两位,手下都是有自己势力的。”

    “自己势力?”

    轩辕孤点头续道:“没错。长老手下都有培养自己的人,这次轩辕家内部之所以会发生内斗,这也是原因之一。

    当然,如果没有轩辕楠的煽风点火,还不至于到这个地步。父亲应该是见我已经稳定,所以就打算重新夺回轩辕家的主权。”

    “他本就是轩辕家的家主,怎么还要重新夺回主权?难道说,现在轩辕家的主权已经落在轩辕楠手里了?”

    “轩辕家内部制度分明,父亲因为我的事,怕是已经好多天没有管理家族的事了。像这种情况,长老是有权撤去他家主身份的。之所以没这么做,那是因为四位长老里,有三位都是支持我父亲的。”

    南宫璃这下算是听明白了。

    也就是说,轩辕家主想要在短时间里迅速拿回主权,必须得到四位长老的支持。而四位长老里,既然有三位都是他的人,那么这件事看来并没有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