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以她那个姐姐的个性,能忍得住待在暗处?忍得住低调?还是说,在经历变故后,她变得不一样了?

    抱着各种疑问,南宫璃追问道:“是谁的意思?”

    “据说是两人达成了共识。但后来我找人了解下来,似乎你姐姐自己就是这么想的,并不想公布自己和轩辕楠的关系。”

    之前,轩辕孤称呼轩辕楠时,还会以大哥相称。现在,在得知轩辕家的内部变故和轩辕楠绝对脱不了关系后,对他的看法产生了天大的变化。

    如果说,之前觉得他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人。那么现在,他就是个很可怕的人,因为他不禁能骗,还很能忍。

    南宫璃垂眸沉思片刻,冷笑道:“她绝对不是那种没有争斗心的人,之所以会做出这种让步,要不就是和轩辕楠之间有什么约定,不然的话,还有一种可能。她不甘心。”

    “不甘心?”

    “没错,觉得轩辕楠的身份配不上她,或者说不甘心止步于此,想要爬到更高的地方。她能有什么?她要是和轩辕楠之间的关系对外公开,那么她就不可能再嫁给别人。”

    轩辕孤听得一愣一愣的,“你的意思是…她还想嫁给别人?她不是早就是轩辕楠的人了?轩辕楠会同意?”

    “有什么不能同意的,无非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罢了。”

    南宫璃说到这儿,外头就来了动静。

    房门外多了一个人影,从高度和身形来判断,绝不可能是轩辕家主。来的人应该是个女子,看着身材还挺不错的。

    “离少?离少,你在里面么?我是南宫柔,想来看看轩辕少爷,不知道他情况怎么样了?”

    南宫璃和轩辕孤对视了一眼,轩辕孤会意,立马重新回到了床上,待他躺好,南宫璃这才去开门。揉着眼,装出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南宫小姐,我昨天熬得太晚,这会儿还有些迷糊。轩辕公子有好转的情况,只是还需要些时间。”

    南宫柔走进房,先是看了眼南宫璃,总觉得有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却又很陌生。迷茫间,她走去床前看了看轩辕孤。

    她之前不是没有来看过他,那时候的他脸色奇差,身上还有一种异味。而现在的他,异味全消不说,脸色都已经趋于正常了。

    这才只是一天的功夫,竟然就能好转到这步?

    南宫柔皱着眉,故作柔弱地扑向南宫璃道:“离少,我听闻你本事很大,你一定可以救好他的,对不对?”

    这样的重逢,南宫璃不曾想过。

    面对明显是在演戏的姐姐,她不着痕迹地从对方身边挪开。

    南宫柔扑了空,也是没想到自己这么个美人使用美人计居然没用?就自己这姿色,男人见到她居然无动于衷?感觉还有些嫌弃。

    南宫璃不得不承认,这些时间来,南宫柔的确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仅是变得更漂亮了,手段也变得了,以前她是个横冲直撞的,很强势。

    现在的她,已经成功变成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就算让她摇尾乞求,她都不会皱下眉头的人了。

    南宫柔,她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