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孤想要起身,身子使不出力。

    轩辕家主看得出自家儿子有些激动,但考虑到他才清醒过来,有什么再重要的事,也比不上身子重要。

    于是安慰他道:“你急什么,她今天也累了,就让她好好歇着。你也好好休息,你的气色还是差了些,休息好了,气色才能好。”

    轩辕孤想了想,觉得父亲的话还挺有道理的。

    尤其是,他都不知道躺了多少天了,整个人估计都要发臭了,这会儿迎上去,影响不好,丢面子。

    “恩,我再休息会儿,明早起来第一件事,必须得净个身。”

    说罢,轩辕孤又睡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南宫璃醒来时,发现房间里除了自己外,空无一人。

    她疑惑了下,叫唤了几声,没人应。

    她活动了下筋骨,想着轩辕家主和轩辕孤一定是暂时离开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又闻了闻,昨天一整天都在捣鼓各种药草,有部分药草的味道还挺重的。

    一个很随意的想法冒了出来。

    趁着没人,换件衣服吧?新的一天,清清爽爽才能有好心情。

    这么想着,她将房门关起,取出一件水色男款衣袍,解开身上的白衣袍,正打算换上新的——

    “你醒啦?这次我能……”

    轩辕孤从床后方走出来,四目相对,两人分别愣了下。

    他的视线不由地往对方的胸口处看去,在看到胸口处的绑带后,莫名地松了口气。但顺势而下,看见那洗白的肌肤,半遮半掩在外的长腿,他整个人颤了颤,一口气又提了上来。

    南宫璃没有大叫,而是急忙转过身,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反应和轩辕孤可以说是如出一辙,现是松了口气,然后又变扭了起来。

    “你先避一下,转过去,我要换件衣服。”南宫璃背对着轩辕孤道。

    “啊?哦,应该的。那个,我什么都没看见。”

    南宫璃心道:哪里是没看见,是看了也看不见吧?不过,这事就是个意外,她相信轩辕孤是无心之举。

    迅速换好衣服,南宫璃理了理衣袖道:“好了,你身体怎么样了?”

    轩辕孤有些紧张,说不清楚在紧张什么,“好很多了,我听说了,都是你的功劳。”

    “举手之劳,再说了,我们两家也算是有些关系不是么?”

    有些关系?

    轩辕孤想了想道:“你指的是联姻?”

    “联姻?如果我姐姐嫁给轩辕楠算的话,那算吧。”

    南宫璃的这个回答很巧妙,但她相信,轩辕孤听得懂。

    轩辕孤果然听明白了,她这是不承认自己和她之间有婚配的关系。是因为自己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去看过她?所以她不高兴?

    此时的轩辕孤,没有想过是因为南宫璃真的不打算和他有那方面的关系。他顿了顿,心想这件事也不用那么急,反正见到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相处。

    “关于你姐姐,事实上,她来了我们这里后,一直都是没有被公布于众的人。”

    没有被公布于众的人?什么意思?

    看出了南宫璃的疑问,轩辕孤解释道:“在外人眼里,她并不是轩辕家的一份子,轩辕楠是轩辕家的养子不错,可她却不是他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