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慢慢皱起眉的轩辕孤,轩辕家主喜极而泣道:“厉害,你实在是太厉害了。就凭你这能力,已经比下去一半以上的炼药师了。”

    南宫璃笑笑,很想说,就治疗他儿子这事,自己何止是比过一半以上的炼药师?根本是所有炼药师!

    因为有一样东西,只有她才有,也只有她才会想到用,那就是她的血。

    作为准圣女,她的血对龙血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抑制力,这也是治疗能顺利的关键所在。

    “他的身子长期被毒素所侵害,就算救回来了,我也只能保证毒素全清。至于其他的,就要靠他自己慢慢恢复了。”

    轩辕家主明白其中的意思,点头道:“只要能活着,就有希望。”

    见轩辕家主能这么看得开,她也就轻松了。不然之后没有什么后遗症还好,如果有了,她岂不是百口莫辩了?

    忙上忙下了一天,南宫璃有些累了。轩辕孤的情况已经稳定,体内的余毒,只要明天再用一次药就行。

    其实他能撑到现在,看得出身子底子不差,就算不用药,余毒清除也是早晚的事。

    不过,考虑到现在轩辕父子两人的处境不怎么好,估计轩辕孤想养身子也难。好人做到底,反正她治疗他是无本生意,这个人情让轩辕父子欠着,没什么不好的。

    大概想了想明天要做什么,南宫璃也不避嫌,以病人最大为原则,直接趴在房内的桌上就睡了起来。以便有突发情况,自己能及时出手。

    房内已经通风过了,她还撒了一些药水,帮助净化空气。这会儿温度刚好,除了睡起来有点不舒服外,其他就没什么了。

    南宫璃睡着不久,轩辕孤就醒了过来。

    轩辕家主在边上守着,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儿子醒了,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了起来。

    “你醒了?太好了。南宫二小姐实在是太厉害了!儿子,你当初的眼光果然没有错!”

    轩辕孤才醒,除了认得眼前的人是自己的父亲外,一下子什么都想不太起来,只觉一身无力。

    “我、我是怎么了?”

    “你不记得了?你还认得我么?”

    轩辕家主上前,指着自己的脸,小心翼翼地问道。

    轩辕孤蹙眉,送了他一个白眼,“正常点。”

    轩辕家主这才松了口气,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和他们现在的处境说了一通。

    当轩辕孤听到救自己的是那个女孩后,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激动和兴奋之中,除此之外又有一些不自在。

    那可是自己心里的人,他一直想见的人。

    为了这个人,他才会改变,从依赖家族,依赖父亲,成长到今天,一个独立自主,吃得起苦,不再高高在上的人。

    他想,等他靠着自己的能力功成名就时,他会去耀辉,再去一次南城。他会找到她,看看她如今过得如何,再问问她,如今的自己是否能吸引到她。

    他怎么都没想到,没等他找过去,对方居然先找上门来了。她为什么会来?她和自己一样么?是对自己念念不忘么?

    “她人呢?”轩辕孤问道。

    “在那儿,趴着休息呢,她为你忙了一天了,累坏了。你是不知道,你这毒,旁人都束手无策,她的本事真是令人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