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楠没有否认,他和南宫柔的关系一直都很明了,他们在一起,本来就是各取所需罢了。

    “舍不得什么,你是想太多了。只是这些年里,你虽然一直在暗处,但就怕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是被查出来你同我之间……”

    南宫柔会意,“你放心,我定守口如瓶,我和你之间的关系要是被人知道了,我的处境只会比你更糟糕。对外,就说我是你的妹妹。

    反正你本来就不是轩辕家所出,找到你遗落在外的妹妹什么的,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你需要往上爬,我也需要。既然我们两人的目标是一致的,联手对你我来说,才是最好的。”

    南宫柔非常不喜轩辕楠的那句“一直在暗处”,这让她觉得自己见不得人似的,也让她再次回忆起原本高高在上的自己,却替南宫璃那贱人挡了这个轩辕家的养子,不甘无奈下,跟着他一起来了东皇,来了轩辕家。

    她要爬得更高,如果能当上东皇帝师的女人,那她距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不远了。像东皇帝师这样身份的人,娶妻怎么能不娶妾?

    再说了,她自认为论美貌,自己丝毫不比东皇怜差。东皇帝师要是喜欢东皇怜的话,又何必搞出这么一个阵仗来,这无非是东皇帝的小心思,想把女儿硬塞过去罢了。

    这就代表自己有希望,不管成败都没事,好歹可以在东皇国的皇族跟前现个身,要是没搭上东皇帝师,她也可以对皇族内的其他人下手。

    总之,她一定要跳出轩辕家,跳出轩辕楠,只有这样,她才能有属于自己的开始。

    当然,在此之前,帮助轩辕楠稳住轩辕家是最重要的,因为她要报仇!

    轩辕楠到底是个男人,美人在怀,就算没有感情,总免不了躁动。于是,两人很快就翻云覆雨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他们并不知道,一个离少的存在,足以让他们的所有计划都起了变化。

    轩辕家主的住处,南宫璃弄了不少好东西给轩辕孤服用,在治疗轩辕孤的事上,她可以说是不留余力的。

    一方面,她急着想去药城看柳士言,要亲自确定他没事,她才能安心。有影末在,来回很快,无非就是要快点把手上的事解决了。

    另一方面,她得找个时间亲自去见下衣家家主,这件事放在柳士言之后,因为衣家进军皇都也是需要时间的。

    等办完这两件事,她才能处理帝玄冥的事。估摸着帝玄冥和鬼眼宗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到时候就是帝玄冥选亲了。

    这么一排,为了不影响后面的事,轩辕孤的毒她不仅得解,还得尽快解,最好能让他药到病除。

    轩辕家主自然不知道南宫璃的想法,见对方这么上心,心里还幻想着,或许对方可能对自家儿子有别样的情愫存在?

    他本来还对南宫二小姐的能力有怀疑,之后见自家儿子面色好转,这才放了心。不过他还是低看了她,谁能想到,才刚入夜,自家儿子居然已经有了要苏醒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