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家主从来没觉得轩辕家和南宫府那边还有什么联姻之说,可这一刻,说实话,他心里很是中意这个儿媳妇。

    关键是,自家儿子当时是真的喜欢她。说她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样,但总觉得她很不一样,要问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

    看来,当初自家儿子是认真的,偏偏自己觉得儿子年纪尚轻,容易迷了眼,这才极力反对。甚至觉得,自家儿子根本就是非得找件事来闹腾,不让自己顺心。

    只是,到了今天这一步,在对方态度这么决绝的情况下,他还有什么脸说,希望她再考虑考虑?

    罢了罢了,命里有时无需求,命里无时莫强求。

    “自然。如果他能转好,就算不和霍家联手,我也要好好清理门户。”

    话是这么说的,不过被架空了这么段时间,想要重握大权,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了。但姜还是老的辣,之前他是没这个心思,之后可就不是了。

    “好,那我就提前预祝我们两方合作愉快。”

    南宫璃和轩辕家主达成协议,继续张罗起轩辕孤的事。

    另一边,回了房的轩辕楠,和南宫柔碰了头。

    “听说来了个人,闹着要见那老头?”

    “消息还挺灵通的?”轩辕楠冷笑道。

    “我这是关心你。你怎么还放那人进来了?”

    “不是个好惹的,要见就见,反正见了也没用。那老头心早就死了。”

    南宫柔带着一支精致的步摇,一身淡紫长裙微微一动,头上的银色步摇也跟着摆动了起来,配上鲜艳的妆容,就如盛放的紫牡丹,别样华贵夺目。

    这些年来,她借着自己的头脑,联手轩辕楠,一直都在暗暗吞噬轩辕家。这一次的爆发,不过就是蓄谋已久的一次时机差不多罢了。

    睫毛微抖,南宫柔朱唇微启,“就不怕生事?”

    “能生出什么事来?你以为轩辕孤还救得活?还是说,你心里希望他能被救活?”

    轩辕楠说着,右臂一捞,轻轻松松就将娇媚的南宫柔弄进了怀里,凑向她闻了闻,他靠着她的耳边小声道:“事实证明,你当初跟我走是正确的。轩辕孤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而且他对你根本一点心思都没有,一直都将你看作是大嫂一样的存在。”

    南宫柔眉间微拧,推开轩辕楠,冷声道:“情情爱爱的游戏,我早就不玩了。自从我母亲被毒害后,我的目的是什么,你不是一直都很清楚么?”

    “清楚,我怎么能不清楚。你放心,等轩辕家彻底落入我手里,你那个妹妹,我一定帮你解决干净。”

    “用不着你解决,你只要把人给我弄来,然后任由我处置她就行了。我所失去的,所承受的,我会一点点地还给她。”

    南宫柔说罢,眼中的恨意一闪而过道:“不管怎么说,那个离少终究是个麻烦,你还是上点心为好。另外,东皇帝师的选亲就快近了,我们该行动了。”

    轩辕楠眯了眯眼道:“你真的想清楚了?”

    “怎么?舍不得我?对于你来说,我不就是个工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