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是认真的?”

    南宫璃点了下头,淡笑道:“轩辕家主,你觉得我有什么必要在这件事上和你开玩笑么?而且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你仔细想想看,知道落日花约定的人还能是外人不成?毕竟,这算不上什么能放在明面上的约定。”

    轩辕家主默了会儿,的确是这么个道理,拿交易换来的婚嫁,说出去总是不好听的。

    只是今非昔比,他万万没想到,在他暗无天日之际,伸出手帮自己的,竟然是自己曾经看不上的人。

    不是说南宫二小姐长得不好,还有点痴傻么?怎么和传闻里一点都不一样?虽然对方没有穿女装,可不难看出,对方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那一双眼睛,生在男子脸上,已是惊为天人,要是是个女的……

    轩辕家主不由得倒吸一口气,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家儿子了。

    当初,他看不上南宫家,原因很多,最大的原因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娶个尽量完美的人。而那南宫二小姐,别说尽量完美了,就连他心中正常的水平都达不到。

    哪里知道,世事变迁,竟有了如今这局面。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夹带着叹息声,轩辕家主苦恼道:“你可知道,当初为了你的事,他和我吵了一架。

    从小到大,我们父子之间就没少吵过,唯独那一次不一样,那一次让我真正感觉到了,他的心在离我远去。”

    吵架?为了自己?这是为什么?

    南宫璃想不明白,好奇道:“我能不能问下,为什么会吵架?”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他想要娶你,我不答应。不,应该说是极力反对。落日花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

    没错,就是我同你爷爷说的,至于为什么,其实并不是我真的指望他能拿到落日花,而是想彻底杜绝了你和我儿子的可能性。”

    其实,她打从一知道落日花的赌约开始,就明白了轩辕家主的心思。好在,她本就对轩辕孤没那方面的意思,对于轩辕家的刻意刁难,她并没有生气,只是隐隐觉得心里头有些不舒服罢了。

    后来,爷爷为了自己,竟然差点丢了性命。她承认,那一刻,她很气,觉得要不是轩辕家主多事,要不是他狗眼看人低,又怎么会有这种赌约?无非就是觉得她南宫家会死皮赖脸地赖着他。

    所以,她一直都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拿出一朵落日花,把那花扔在轩辕家主脸上,然后告诉他,花给你,联姻取消。

    然而,今天她站在这里,看到的不是什么轩辕家主,只是一位平凡的父亲。

    “当初,因为你的这个约定,爷爷他差点没了命。”南宫璃冷不防道。

    “这…是我不好,我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较真。”

    “没想到?你爱护你的儿子,爷爷也爱护我这个孙女,虽然在你眼里我们是不同的人,可那一份对子女的心,又有哪里不同?”

    轩辕家主低下头,被一个后背这么说,他很惭愧。

    “好在,事情都过去了。落日花,我给不了你,你儿子我会替你治好。

    报酬我也不需要,只是联姻之说,彻底取消。还有,等你儿子好转了,你应该就有心思考虑下和霍家重新联手的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