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自己还没有取得轩辕家家主的信任,贸然提问,怕是只会起到反效果,还是努力先把轩辕孤体内的毒稳住再说。

    她给轩辕孤服用的,不是一般的汤药,里面还加了了一点点自己的血。道理和治疗六芒星那群人时的类似,不过用量很少,毕竟他中的毒不是很深。

    轩辕家家主见对方尽心尽力地照顾自己儿子,再想起之前自己的态度,不免有些嘘唏。

    “之前真是对不住了,当我知道他出事后,我这心里就一下子空了,什么都惦记不上了。

    想我拼了那么久,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他将来能够轻松么?可惜,我越是想对他好,他却离得我越来越远。”

    南宫璃放下药碗,她还没当人父母,可能没办法感受到轩辕家主心里的难处和苦楚。不过,有件事,她是知道的。

    并不是父母觉得好的,对孩子来说就是好的。

    父母很多时候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加入了太多的主观意见,却忽略了孩子自己想要什么。以为给到的是最好的,实际上,孩子却未必觉得好,甚至可能还心生埋怨。

    “我想轩辕家主在经历了这次事后,就会明白,没有什么比健康活着更好的了。”

    “或许吧。对了,他这毒……”

    南宫璃笑笑,“不是常人能有的毒,是古家那边的吧?不知道能否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轩辕家家主想了想,既然对方是霍盛那边认可的人,自然是可以相信的。于是也没藏着,把自己知道的如实说了出来。

    原来是轩辕孤想找到古家的不法证据,所以就潜入了古家在药城附近的某个点,并且发现了古家的秘密。

    “他没能全身而退,逃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就已经不太好了。之后,我立即找了不少药师,甚至还找了炼药师来替他看,可都没什么效果。

    再之后,霍家就出了事,我又被他的事缠身,就把权利下放,没想到……”

    “没想到下放后,就收不回来了?轩辕楠根本就是狼子野心,是不是?”

    轩辕家家主微微一愣,本想问他怎么知道的。后来一想,怕是从霍盛那边听说的吧?

    “轩辕家主不用防我,我说得不好听些,你的处境可比我差多了,而且你现在大权都不在手,我在你这里也图不到什么好处,不是么?

    轩辕孤,我一定会救的,就算不看在轩辕家家主你的面子上,至少我也得看在我爷爷的面子上。”

    “你爷爷?”

    “是啊,当初爷爷为了我跑来求过你,若是能得到落日花,就能换取我嫁给你儿子,这事你可还记得?”

    轩辕家主双眼猛地一瞪,“你、你,所以说,你是?”

    “不错,不过伯父您得给我保密身份,毕竟用那个身份做事麻烦。”

    轩辕家主盯着南宫璃一通看,他没见过南宫二小姐,当然认不出她的模样。

    可,不管是什么模样,南宫二小姐怎么回来皇都,而且还混到了这份上,这简直就像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