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也就是轩辕家家主郁郁寡欢的模样,南宫璃忍不住凑过去,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人。

    在床上躺着的是一位青年男子,面色憔悴,额间似染着一层黑气一般。

    依他的轮廓来看,应该是一名样貌绝佳的男子,只是现在看着有点惨,那一张脸就像是在泥地上滚过一样。

    “他受伤了?”

    轩辕家主垂眸道:“算是吧。”

    什么叫做算?

    “房里的气味,是从他身上传出来的?”

    提到“气味”二字,轩辕家主就炸了。

    “没有人让你进来,什么气味,没有气味!是你的问题!”

    南宫璃眨了眨眼,大概能猜到他的想法。他是不想别人说床上这位的闲话,这都到了自欺欺人的份上了。

    “他就是你什么都不想管的原因?他既然都这样了,为什么不找人来看?”

    约莫又被戳到了痛处,轩辕家主冷笑道:“都是些没用的人,找来又有什么用?他们说他没救了,说让我放手。

    我怎么能放手?他可是我的儿子啊,我引以为傲的儿子啊!当初他娘没了的时候,我可是说过的,我会照顾好他的,会让他得到最好的照顾的。”

    等等。

    儿子?

    他是…轩辕孤?

    “轩辕家主,既然如此,不如让我看看?”

    “你?”

    轩辕家主转过头来,这才打量起来人。

    “是,让我帮他看看,总比什么都不做强。”

    轩辕家主迟疑片刻,让出了一小块地给她落脚,她立马给轩辕孤号脉,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

    “轩辕家主,恕我直言,他这不是得病那么简单,应该是中毒了,中的还不是一般的毒。准确来说,对方还没把毒下齐,可能因为什么原因,他被救了,或者中途自己跑了。”

    轩辕家主脸色一变,他请过不少药师,没有一个能说到点子上。而这个,他什么都没说,对方居然一说就中了。

    “可有办法治?”

    “拖得时间太长了,毒素都开始变异了,不确定的因素太多,需要花时间。”

    需要花时间?不是不能救?

    轩辕家主整个人都振奋了起来,“当真?”

    “自然。我现在就可以开些药,先找人熬药汤,护住他的心脉。”

    轩辕家主点点头,一个起身,这才意识到,现在的自己根本叫不动任何人。

    南宫璃见状,隐约猜出了他的现状,“这样,汤药的事交给我来就行了。轩辕家主,你先去整理下自己吧。别等到时候床上的那位醒来了,连自家父亲都认不出了。”

    南宫璃说罢,转身走出了房间。

    轩辕家主起身跟到房门口,见对方找了处石桌开始捣鼓药草,这才放下心去洗漱。

    等轩辕家主重新回到轩辕孤的床边时,南宫璃已经给床上的人喂了小半碗汤药了。

    刚才有件事她没明说,那就是轩辕孤中的毒素里含有类似龙血的毒素。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他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多半和古家脱不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