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比想象中的要顺利?

    南宫璃警惕地跟上轩辕楠,这人心计不小,不像是会老老实实就范的那类人。

    那么,眼下只有两种情况能解释得通。

    第一种,他只是嘴上答应,心里没答应,回头没准还会忽悠她;第二种,他这是要把自己往沟里带,之后有高手等着她。

    不管是哪一种,南宫璃都没打算退缩,她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不管怎么说,今天都要见到轩辕家主,或者轩辕孤。

    轩辕楠领着南宫璃拐了几个弯,终于来到了一处看上去比较清静的地方。

    “家主因为身子不好,所以就搬来这里静休。自从家主的身子出了问题,他的情绪就很不稳定。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就是我为何不想让你见到他的原因。

    还有,我只能领你到这里,家主的精神状况不怎么好,有些时候六亲不认的,要是没有家主召见,根本进不去。”

    南宫璃先是看了眼跟前的小院落,又看了看轩辕楠的脸色,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轩辕楠扯了扯嘴角,淡笑道:“我没必要骗你,是不是真的,你马上就会知道了。你可以自己去敲门看看,看看他会不会理你。

    我能做的都做到了,要是你还是没能见到家主,到时候你就算说要烧了轩辕府,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轩辕楠说罢,便转身走远了。

    南宫璃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直到确认他是真走了,这才转身上前拍了拍木门。

    “有人么?我想见轩辕家主。”

    “不见,谁都不见,走!给我走!”

    里头传出的男声暴躁异常,南宫璃吓了一跳,缓了缓神,又道:“出声的可是轩辕家主,我是离少,‘离’字阵营的。”

    “什么什么阵营的,我不认识,不见!”

    不认识?

    南宫璃微微蹙眉,难道说轩辕家家主自霍家出事后,就和外头脱了节?要不然的话,轩辕家好歹是东皇第一大家族,哪可能不洞悉皇都和斗都里的事?

    “那霍家呢?霍家你总认得吧?今天霍家主来这儿找你,结果被轩辕府里的护卫痛打了一顿,到这会儿都生死……”

    不及南宫璃说话,门开了,是被踢开的,冲出来了一蓬头垢面的中年男子,男子顶着一头草窝,一看就是好几天都没有打理过了。

    “你说什么?霍盛那家伙来了?来了被打了?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你也是他们的人,对不对?你骗我,霍盛不可能再回来了,不可能了!你也是他们的人!”

    说罢,那中年男子转身就要往房里跑。

    “等等,我不是他们的人,我是来帮你的。我和古家不对盘,他们要帮着古家,我怎么可能和他们一伙。是我让霍家主来找你的,想同你谈谈重新联手的事。”

    中年男子脚下一顿,却并没有回头。

    南宫璃见状,想也没想,就大步跟了上去。

    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闻着有点丑、又有点血腥味。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就算你真的是霍家那边来的,我也不想和你们联手。我们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想管,你们都不要来烦我。”

    顺着中年男子的背影看去,房间内的床上竟还躺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