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本就不是来做客的,自然没打算和轩辕楠客气。

    再说了,就他这鸠占鹊巢的架势,她若是和他客气了,怕是再想上门见轩辕家主,是难上加难了吧?

    “离少,我敬你是个人物,这才开门迎接。但现在看来,这事倒是做错了?”

    轩辕楠黑着脸,他没想到离少说话这么冲,就这态度哪里是来协商事情的,根本就是来找茬的!

    他眉头微皱,心道:莫非真是来找茬的?就离少和轩辕家这边的关系,那等同是没有关系,见谁不是见?只要能主事,还管见得是谁?可对方却是一门心思地要见轩辕家主,这很奇怪。

    “呵,这话说得有些好笑了。按照你之前所言,开门相迎那是轩辕家家主的意思,怎么这会儿成了你敬我是个人物了?我是不是个人物,还轮不到你来评定。”

    轩辕楠默了会儿,又道:“我还是那句话,家主身体抱恙,不便见外人。”

    “是不便见外人,还是见不得人?”

    南宫璃寻了处客座坐下,冷笑道:“我也是那句话,见不到人,我是不会走的。”

    “离少,你别太过分了!你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

    “哟,是谁的?难道不是轩辕家主的?是你的么?”

    “你!”

    轩辕楠眯了眯眼,沉声道:“真当我们轩辕家是你想撒野就撒野的地方?来人!”

    随着他的一句“来人”声落,大堂外立马冲进来了四名轩辕家护卫。

    南宫璃转头看了那四人一眼,“这些人和今天动手打伤霍家主的是同一批?”

    没等轩辕楠出声,那四人之中,一长得明显魁梧很多的中年男子哼哼道:“谁要是敢在轩辕家这儿撒野,就算天皇老子来,我们也照打不误。你既然知道那霍老头的惨样,你还敢在这里撒野,你是不要命了么?”

    南宫璃没有理睬那人,而是看向轩辕楠道:“我来是见人,并不想闹事,我在这里奉劝你一句,做养子的就安安分分的做养子,别想些不着边际的事。”

    轩辕楠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在这里同离少动手,听对方这么一说,心中怒火难消,朝着那四名护卫就使了个眼神。

    那四名护卫会意,忙将南宫璃团团围起,正打算发动攻势,就见南宫璃双眸内蓝芒一现,等他们回神时,自己已经被四道来势汹汹的水蛟给打了除去,笔直撞向了周边的座椅,连同座椅带出了数尺后,才落了地。

    “啊!”

    “呜呜。”

    “我去……”

    四名护卫被打了个四脚朝天,谁都没比谁少狼狈,疼得呲牙咧嘴的,一时半会儿根本没法起身。

    “知道古家有个地下斗场么?”

    轩辕楠愣了下,完全不知道对方这会儿提这个做什么。

    “之前古家地下斗场被人给烧了,那个人就是本少。本少脾气不太好,性子急,你要是不让我见到我想见的人,我为了图方便,没准就把你们轩辕府给烧了,好方便找人。”

    地上的四名护卫一听,哪里还有胆子爬起来再叫嚣,起身连滚带爬的就朝大堂外冲去。

    轩辕楠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凭对方刚才那始料未及的一招,他绝对有能力烧了轩辕府。

    “我并没有骗你,家主的确病重,既然你非得见他。那行,我可以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