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管你是什么离…什么,你说你是什么?”

    两轩辕护卫正打算大放厥词呢,结果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离少?那不是新冒出来的“离”字阵营的头儿么?那个实力很强,连古家都不放在眼里的离少?

    “我是离少,有幸来皇都兜兜转转,所以想要面见下轩辕家的家主。听闻你们轩辕家曾和霍家关系不错,而如今和古家也有些来往。我有事不明,特来请教。”

    果然是那个离少!

    两护卫相处交换了个眼神,其中一人立马跑进府传话。

    不一会儿,传话的护卫就跑了回来,堆着一脸的笑意,为南宫璃撑开大门道:“离少快快请,家主已经在大堂候着了。”

    南宫璃微微颔首,在一名轩辕家仆人的带领下,顺利来到大堂。

    大堂内只有一人坐在主座上,南宫璃眯眼瞧了会儿,慢慢认出了那人。

    那是轩辕楠,之前在南宫府上见过。

    当时他被派去南城,代替轩辕孤和南宫家联姻,因为大夫人的设计,他和自己的姐姐南宫柔睡到了一起,后来便顺手带走了她的那个姐姐。

    时过境迁,再次见到轩辕楠,他的气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如果说,过去他的眉眼间还能看出几丝谦卑的话,那么现在是一丁点都没有了。不仅没有,还隐隐透着一种上位者的气场。

    看样子,他混得不错,不知道那个巴不得自己去死的姐姐,现在又在何处?

    “你就是离少?”

    “你不是轩辕家主吧?”

    轩辕楠眉梢微挑,“何以见得?”

    “年纪的关系,我虽没有见过轩辕家主,但好歹听说过,绝不是这样年纪轻轻的公子哥。”

    轩辕楠笑笑,直接把南宫璃的话当作是赞赏了。

    “家主身体抱恙,本是不能见离少的,但介于离少不是一般人,不好驳了面子,于是就让我来见。

    有什么事,你大可同我说,若是大事,回头我和家主商量。若是小事,我现在就能立马给你答复。”

    南宫璃并不想买他的帐,有霍家主的事做铺垫,她心里很清楚,所谓的身体抱恙未必是真的。这轩辕家内的两股势力,其中一股八成是轩辕楠煽风点火来的。

    “既然轩辕家主身体抱怨,那为何不请他的儿子来面见我这位重要的客人呢?据我所知,这位现坐在主座上的,你是轩辕家的养子吧?”

    轩辕楠脸色微变,他是养子的事不是什么秘密,但被人用这种方式指出来,要说心里半点想法都没,那是不可能的。

    “家主病重,轩辕少爷寸步不离地在边侍奉,这会儿也抽不开身。”轩辕楠微笑道。

    好你个轩辕楠,你这厚脸皮的功夫还真是没谁了。

    南宫璃摆出一副严肃样道:“既然如此,那一定是非常严重了。恰好我通药理,不如让我去见见?”

    轩辕楠脸色一沉,“离少,你来轩辕家到底是想干什么的?轩辕家的事,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插手。”

    “笑话,外人怎么了?总比白眼狼来得强。

    本少把话撂这儿,今天必须见到轩辕家家主或轩辕孤其中一人,不然的话,我有的是时间和你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