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夫人一吼,霍仙儿一个哆嗦,缩在边上就哭了起来。

    南宫璃看了霍仙儿一眼,总觉得她对轩辕家似乎有别样的感情,她收回视线看向霍华说,“霍家主需要静休,你们若想待在这儿,就安安静静的,不然到时候又激起了霍家主的情绪,那就不妙了。”

    霍夫人一听,忙擦干眼泪道:“离少说得对,都给我安分点。”

    霍家主还没醒来,霍夫人他们放心不下,都要在一旁守着。南宫璃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又怕在这里说,又弄得众人不快,就把霍华给单独叫了出去。

    “其他几个情绪太大,还是你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霍华点点头,如实道:“你不是让我们去找轩辕家想同他们谈合作?父亲就亲自去约了,哪里知道,对方连轩辕家的大门都没让他入。”

    大门都不给入,还真是够让人心寒的啊。

    “所以,霍家主动气了,还动手了?”

    霍华摇头道:“父亲不是那样的人,他从不做不讲道理的事。就耐着性子解释了来意,希望能让他进去,至于事情能不能成,这都是后话。

    结果,那些人非但不让进,还叫来了人对我父亲动手。我真的没想到,轩辕家如今竟然是这样的,他们可是最讲礼的大家族啊!

    父亲为了自卫,这才动起了手。要不是母亲担心父亲,一早就派人跟着,我父亲早就被打死在轩辕家门外了!”

    “过分了啊。”

    “谁说不是呢?我父亲怎么说都是霍家的家主,就算我霍家已大不如前,也没道理被这么对待。更何况,霍家现在正在迅速转好,各路生意都已正常进行。

    动手的下人是不懂事,是可能没多少礼数,但是要不是有上面的人发话,做下人的敢这么来么?”

    南宫璃点了点头,她也赞同霍华的说法。

    “这件事的确很令人生气,但是凡事都有一定的特殊性。

    有没有这种可能,轩辕家的内斗现在并不是势均力敌的阶段,也就是说其中一方变弱了,所以整个轩辕家都被那一方给主导了,这才导致下人受上头人的意思,对霍家主动了手。”

    霍华眸色微沉道:“你说的有道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轩辕家,我看我们是没必要谈什么合作了。”

    “你说错了,越是这样,我倒是觉得越是该合作。若是势均力敌,对方未必看得上我们,但是现在对方没有选择了,只能选择我们。”

    南宫璃想了想,“这样,这件事交给我来,我亲自去一趟轩辕家,你给我个人带下路就行了。”

    霍华有些迟疑,南宫璃笑道:“怎么?你还担心我在轩辕家吃亏不成?”

    霍华想想也是,一个在古家那边都能让古家吃亏的人,又怎么可能对轩辕家就没辙了呢?

    “好吧,什么时候去?”

    “就现在。”

    没有多久,南宫璃就来到了轩辕家。

    看着那气派的正门,南宫璃似笑非笑地冲着看门的两护卫道:“我要见轩辕家家主。”

    “你谁啊你?轩辕家家主是随便谁都能见的么?”

    “告诉你们家主,我是离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