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青城对衣家小姐特别有好感,亲自带她办理了一系列的手续,成功拿到了陈德海在药门中的所有所有物。

    从姚青城的口中,南宫璃得知,皇都内的药师会所只是药门的一个点罢了,整个药门也有皇都这么大,距离皇都不远,在东皇国东面,一处名为药城的地方。

    柳门的人都在那地方,她若想早些接手,就早些赶去药城。

    南宫璃倒不急着接手柳门,她急得是柳士言,所以她向姚青城提了个不情之请。

    说她衣家还没在皇都安顿下来,还需要几天时间才能赶去药城,请他帮忙照顾下柳门的现任门主。

    若是有什么需求,不管是丹方上的,还是药草上的,姚门若有还望支援,要是没有就告诉她,她来想办法准备,反正定要在自己赶去药门前护住柳士言。

    姚青城不是那种大善人,从来不做没意义的事,照顾柳士言对于他来说,就是没意义的事。只是,他对这位衣家小姐很是感兴趣,冲着想与她结交的那份心思,他答应了下来。

    药师认证的事圆满落幕,虽然没考药师,但成为了炼药师,还成为了柳门的准副门主。

    南宫璃告别了姚青城,和衣逸莲做了个简单的商讨,让他随水家的一同回去,和他们说说合作上的事。而她自己,则是回到霍家,找霍家主谈关于和轩辕家合作的事。

    才踏进霍家的大门,就被神色匆忙的霍骁给逮了个正着。

    “你可回来了,我这都快憋不住了,正打算冲去药师会所找你呢。”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古家的人又有动作了?”

    南宫璃有点心虚,才和古家的人干完一场大的,自己又把古家的大小姐给惹了,不知道那个大小姐回去会不会闹。

    “不是,不是古家,这次是轩辕家!简直是太过分了!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轩辕家?

    不及南宫璃多问上句,霍骁催着她往自家父亲的住处赶,“具体的待会儿我再同你说,你先看看我父亲,我担心他身子又出了什么状况。”

    南宫璃点点头,急忙朝着霍家主住处去。

    看诊后,她给霍家主开了药,蹙眉道:“我之前不是说了么?他的身子还得养,不能动大气,不能在伤势未痊愈前使用术法,怎么就没听呢?幸好我手上有药效强的药草,要不然的话,霍家主这次就凶多吉少了。”

    一边的霍夫人一个劲地抹泪,其他几个孩子,叹气的叹气,握拳的握拳,一副气不打一处来的模样。

    “到底是怎么了?”

    南宫璃试探道:“难道是因为轩辕家。”

    “我要去找他们!”霍骁说着,转身就要走。

    “站住!还嫌不够乱?”

    霍华一把拉住霍骁,霍仙儿看了看两位哥哥,眼一红道:“我去找,我不相信轩辕家会这样对待我们!”

    “谁都不准去!”

    这次开口的是霍夫人,听得出来,她很生气,南宫璃还从未见过霍夫人发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