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门长老一听,脸色黑了一半,不过还是硬着头皮道:“柳门的情况在整个药门里谁人不知,别说得好像我们山门如何如何似的,比起某些落进下石的,我山门至少行得正坐得端。”

    “说谁落进下石呢?”

    “呵,说谁谁心里清除。我们可没趁着人家柳门不行,就一个劲地挖人家的人。”

    被山门长老这么一提,本打算打击完山门后,就以自己这边有曾经柳门的人为突破口,想要邀请衣家小姐来他们古月门的古月长老尴尬了,冷哼一声,迟迟没有接下文。

    姚青城看了会儿,垂眸想了想,迈开步子朝着衣家小姐走去。

    “不知道衣家小姐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姚门?”

    什么?!

    围着南宫璃的那些老老少少,先是一惊,随后一个个都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瞬间万念俱灰啊!

    谁能想到从来不会去向谁抛出橄榄枝的姚门竟然也对衣家小姐起了心思?

    话说,这姚门副门主姚青城不是出了名的不问世事么?他虽有副掌门的身份,但从不介入姚门管理,就是一门心思地钻研药理罢了。怎么连他都对衣家小姐起了兴趣?

    姚青城语毕,既没有解释,也没有催对方给答复,而是非常平静地等待着。

    水朝蒂忍不住了,扒开人群就往里钻,将南宫璃一把扯了出来,咬耳朵道:“璃儿妹妹,你傻了啊?那可是姚门啊,万年第二,不参与任何斗争,稳得不行的姚门啊。

    我同你说,这姚门是个干事实的,每年都花大量的人力财力去研制有益于众人的丹药,你进去后,你的天赋才能得到发展啊!”

    南宫璃知道水朝蒂说这些,最主要是看中姚门的才,而非权势,她是真心为自己着想的。

    若是没有遇到过柳士言,她没有拒绝的道理,并且会非常乐意加入,可问题是她先遇到柳士言的。

    柳士言对自己有恩,人不能因为自身的身价涨了,就把以前的恩情都不当回事。柳士言没什么野心,最大的野心就是希望柳门能撑住,能越来越好。她答应过他的,一定会帮他将柳门发扬光大。

    想到这儿,南宫璃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她拍拍水朝蒂的手,微笑着走回了原处,面向姚青城道:“谢谢大考官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打算去姚门。”

    周围人一听,心中一阵错愕,随后立马死灰复燃。不去姚门,那就是自己的门还有机会?

    姚青城没想到对方会回绝,微微蹙眉道:“冒昧地问一下,衣家小姐是打算去哪个门?”

    南宫璃摇摇头道:“哪个门都不去,柳门会一直存在下去,会越来越好的。”

    姚青城微微一怔,心中顿时生出一种道不清的感觉来。

    她这是要将柳门重新做起来?她可知道这之中的难度有多大?毕竟柳门在药门中人的心里,已经是个名存实亡的地方了。

    介于惜才之心,姚青城道:“你是真的想清楚了?不需要再给你几天,让你了解下药门中的情况?”

    “恩,不管什么情况,我都不会改变这个想法,我与柳门共存亡,只要我在一天,我就努力一天。若是我能将柳门做起来,不知道届时,能不能有幸和姚门合作,不为名利,不为权势,只会造福世人?”

    姚青城挑了挑眉,“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