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发展是众人都没能料到的,一波震惊未消,立马又迎来了第二波。说真的,这会儿在场的人,除了个别是因为欣喜而什么都不去想以外,其他人都陷入了空白。

    怎么会这样?

    陈德海只觉晴天霹雳,耳边姚青城的话犹如魔音一般,一直缠着他。

    他拼搏了那么久,花了那么久的心思,眼看整个柳门都要成为他的所有物了,眼看他能带着柳门投靠古家,怂恿古家在药门内成立新门了。

    结果,现在一切都泡汤了?自己的所有都要转移给衣家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丫头片子?

    “不!我不认可,我不认可!”

    陈德海像是受了天大的刺激,高喊着“不认可”就冲出了大堂。

    没有人去追他,因为完全没有这个必要,纵使他再如何不甘,再如何不认可,药斗失败的事实不会发生改变。

    许多人这才反应过来,衣家有个很厉害的小姐,既不是药师,也不是炼药师,第一次来药师会所,就药斗了陈德海,然后赢了,然后获得了他的所有权势,即将成为柳门的副门主。

    姚青城收回远眺的视线,继而看向衣家小姐,这会儿她已经被不少药门中人给围了起来。

    “衣家小姐,你刚接手陈德海这边的权势,你肯定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

    他可不单单是要马上当上柳门副门主这么简单,听说柳门的现门主柳士言身体情况非常不好,怕是撑不了多久了。他膝下无子,一旦离世,副门主就是新的门主。这意味着什么?你手上将拥有整个柳门。”

    南宫璃不爱应酬,不过对于药门的事,她的确知道得太少了,所以还是耐心地留下来听这些药门中人在跟前叨叨叨个没完。

    “哦?”

    听到柳士言身子有问题,南宫璃心里还是担心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

    “柳门这个门怎么说呢,以前也是个大门,只是现在不行了,流失太严重,留在那里的说白了也就是些没能力去更好的门罢了。

    陈德海为什么要对古家示好,他是在盘算带着整个柳门投靠古家,然后成立新门,到时候身后有古家撑腰,他可以利用古家的资源,成为新冒头的新势力。”

    南宫璃默不作声,心里已了然。

    所以说,陈德海是想靠古家给自己打天下,他也知道柳门不行,所以想弄新的门出来吸引人来。

    “现在柳门到了衣家小姐手里,你这边又和古家不和,那柳门找古家当靠山的事肯定是行不通了。既然如此,衣家小姐何不另寻他路?”

    南宫璃不认识说这话的人,却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到了一抹精光。

    她淡笑道:“还请前辈明说。”

    站在她跟前的一名灰衣老者道:“我是山门的长老,我们山门是排名前十的门,由我举荐,我们可以接纳你们柳门。”

    他话音刚落,边上的另一老者讥笑道:“我怎么听说之前有柳门的人来投靠你们山门,你们嫌弃人家是柳门出来的,死活不肯要?哦,现在看到人家姑娘这么厉害,就想捡便宜了?这算盘打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