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德海一边摆弄着自己手上的药草,一边仔细听周围人说话,企图从这些话里能听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来。

    比如他们的一些想法,比如他们看到那衣家小姐在干什么。

    然而,他听了老半天,一个有用的都没有,所有人都觉得这第二回比试是真的难。

    想到姚青城解说时有提及过,谁更接近给到的丹药,谁就胜出。

    他觉得,自己的资历绝对比衣家小姐强,鉴丹药的水平没有道理比不上对方,所以第二回没意外的话,应该是自己胜出。

    陈德海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个理,悬着的心慢慢地放了下来,他开始一门心思地炼制丹药。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失,两边的速度看上去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衣家小姐比陈德海先制成了丹药,期间无所事事地等了一会儿,终于陈德海这边也收工了。

    陈德海这家伙人品是差了,实力也不见得多好,但是有还是有的,毕竟药门这地方想混得好,终究靠的是实力,不是嘴皮子,也不是什么阴谋阳谋的东西。

    静下心来的陈德海对第二回合的胜出有着极大的信心!

    中间的隔板被暂时抽离,两人将自己研制出来的丹药上交给了姚青城。他接过丹药只是稍微闻了下,便有了结果。

    “第二回,衣家小姐胜。”

    全场寂静了一秒,然后陈德海就跳了起来,“凭什么说是这小丫头胜?你只是闻了闻而已,你怎么知道她的更接近。”

    只是闻了闻而已?

    姚青城冷着张脸道:“你们的炼制过程我可是看在眼里的,闻一闻只是做最后一步的确定,确定我看到的是不是我心里所想的罢了。”

    “就、就算是这样,我也不可能会输给她!她不过就是个小丫头片子罢了,她能懂多少?我炼制出来的和她炼制出来的根本就没什么区别!”

    “没什么区别?”

    姚青城用着看白痴的眼神看向陈德海道:“你用了木叶香。”

    “是啊。”

    说到这个,陈德海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道:“虽然那颗丹药只有一点点木叶香,但还是被我闻出来了。”

    姚青城点点头,随后看向衣家小姐问道:“那你呢,你也用了么?”

    “没有。”南宫璃答道。

    不及她继续说什么,陈德海就发出了鄙夷的笑声,“她能注意到这个?你看,她连木叶香都没用到,这回谁胜出一目了然的事。”

    “根本就没有木叶香。”姚青城道。

    “什么?”

    “我的意思是,原来的那颗丹药里根本就没有木叶香存在。”

    “不,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南宫璃见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慢悠悠地回答道:“是有木叶香的香味,但是并没有掺和木叶香进去。而那个木叶香的香味是通过木叶香根部的泥土入水后得来的。”

    众人一听,豁然开朗。

    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衣家小姐要清土。

    姚青城满意地点头道:“谁输谁赢,我想大家都明白了。根据药斗的规定,三回合,衣家小姐胜出两回合,有权获得陈德海在药门内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