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休息过后,姚青城回到大堂,这一次他除了带来了需要用到的药草外,还带了一模一样的两颗丹药。

    将两颗丹药分别递给陈德海和衣家小姐,姚青城解释道:“第二回比的还是制丹,但是这一次没有丹方。

    我给到你们的丹药是同一种,你们需要做的是通过它来得知需要用到什么药草,然后研制出一颗一模一样的丹来。越是接近给的丹药,就胜出。”

    难度又上去了,众人在心里默默地道。

    虽然没有言明丹药是什么级别的,不过用脚趾想也知道,第一回是中级,第二回还能是初级不成,八成是一颗中级丹药。

    高级丹药应该不至于,毕竟现在就没谁能达到那个水准,大考官自己都没有那样的水准,自然不会用这样的标准去考核别人。

    基本能确定是中级丹药,那么问题来了,是一张普通的中级丹药呢,还是复合式中级丹药。就给到两边的药草来看,粗略一扫,有八种。

    八种,这是一个很尴尬的数量。它既可能是一张普通的中级丹方,也可能是一张较为简单的复合式中级丹方。

    不得不说,姚青城实在是太会出题了。

    众人不由得锁起眉头,无不觉得这个考题很难,是真的难。

    南宫璃看了会儿手上的丹药,又扫了一眼给到自己的药草,突然提了个问题,“请问大考官,所有的药草都必须用到么?”

    姚青城顿了下,很是难得地勾起了唇角,“不可说。”

    哎哟我去!

    众人的内心又骚动了。

    看样子,这大考官不仅出题出得难,还给下了陷阱啊?要不是衣家大小姐的那句话,很可能大家的关注点都在如何去组合这八种药草,但根本没想过,是不是八种药草都会用。

    这么看来,这个考题的关键点在那颗给到的丹药。

    陈德海和南宫璃同时开始鉴别丹药,拿起,嗅一嗅,掰开,看一看,再闻一闻。

    鉴别丹药,考验炼药师是否心细的同时,很考验基本功。对药草的敏感度,对药草的识别度,对药草相融后可能产生的情况是否足够的了解。

    这些本来就是南宫璃擅长的,再加上她有诸神系统在手,对已知事物的分辨度,正确率可以到百分百的程度。

    所以,她现在做的一系列的举动,只不过就是去感受一下这种过程,而在她的心里早就有了这颗丹药的所涉药草。

    重新看了看摆放在边上的药草,南宫璃眯了眯眼,这个大考官有点厉害啊,居然会用出这么一招来。

    不得不说,如果没有诸神系统在手的话,即便是自己,也很难察觉到这一点。

    于是,当陈德海已经开始做尝试时,南宫璃却在做一件众人看来特别匪夷所思的事。她在清土,清除某种药草根部的土,然后把那些土收集起来,泡了杯泥水……

    是的,泥水!!

    这一次,周围的人没谁嘲笑这位衣家大小姐了,大家都陷入了认真地探讨之中。

    “用泥水做什么?”

    “天才的思想岂是我等凡人能够弄明白的?”

    “看不懂啊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