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测一百,也就是说不止一百?

    众人其实也不在乎到底精确到了多少,只是三十六和一百比,两者间的差距是不是也太大了?

    这已经不是衣家小姐得胜的概念了,这是衣家小姐完虐陈德海好么?

    陈德海怔怔地站在原地,怎么都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他呆了数秒,突然大喊道:“这不可能,她一定是用了什么不正当的手段,一定是这样!我不服,这个结果我不认!”

    这种话要是从不懂行的人嘴里说出来也就算了,可陈德海是谁?药门中的老人,没意外即将成为柳门的副门主,他说这种话出来,只能让人觉得他很没品。

    姚青城虽不知道衣家小姐是如何办到的,但他能肯定,对方没有作弊,不然他也不会宣布结果。他是大考官,他是不能乱说话的。

    “陈德海,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你是质疑我的能力?”

    一句话,一个眼神,姚青城就将躁动的陈德海给镇住了。

    陈德海低着头没再说话,好似在思考着什么。

    “先休息一下,我要去准备下第二回比试内容。”

    姚青城说完,有意无意地扫了衣家小姐一眼,转身走了进去。

    姚青城一离开,现场的气氛就活了,衣逸莲上前就给了南宫璃一个熊抱,“天啊,衣家妹妹你真是太厉害了。对了对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叫什么。”

    南宫璃想也没想道:“叫我璃儿就行。”

    “哦哦,原来你叫衣璃?”

    “恩。”

    身后方的衣逸莲听了,嘴角默默地抽搐了下,看来得回去和家里的交代一下,以后他们家要多一位衣璃小姐?

    水家主若有所思地看向一样若有所思的衣逸莲,“没想到你们衣家能养出这么厉害的女儿。”

    “额,水家主谬赞。”

    “同我就不用说什么客套话了,看样子你们衣家是肯定会来皇都分一席之地的,听说那珍草堂就是你们开的?”

    衣逸莲想了想,既然离少说了有意向和水家合作,那有些事就没必要遮掩。

    “以后衣家会帮着管,但不算是我们衣家单独开的,和我们合作的还有霍家。”

    霍家?

    水家主虽然不怎么去斗都,但是有关斗都里发生的事,他还是清清楚楚的。

    “霍家听说和新冒出来的‘离’字阵营走得很近。”

    说到这儿,水家主猛地瞪大了眼睛。

    等等,‘离’字阵营好像是属于衣家的?离?璃?难道说?

    衣逸莲笑眯眯地看向水家主:“顺利的话,今晚或许我们就能谈谈合作的事。珍草堂才开,地位肯定比不上水朝帝,如果我们两家药草铺能联手,我想这皇都里就没必要存在千家的药草铺了吧?”

    水家主愣了愣,笑道:“看来衣家的人都挺狂?”

    衣逸莲无奈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什么狂不狂的,都是为了自保。我衣家既然能再回来,这次就没道理不拼一拼!”

    水家主微微颔首,千家应该也没想到吧?衣家居然还能爬回来。

    眼下的局势,不站边讨不到好处,站了边未必有好处。只是,见了衣家这位小姐的能力后,也该站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