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炷香的比试时间已经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了,南宫璃把所有的药草分量完毕,她面色如常,丝毫不因周围人的议论而乱了心。

    她的这种淡定,令不少人无语。

    在场的人里,唯一一个表情从容的,就只有衣逸莲了。

    其实,他也不知道离少到底想做什么,但他知道,她想做的事就没什么成不了的,她现在能那么淡然,一定是因为她有绝对致胜的把握。

    “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水朝蒂咬着唇道。

    衣逸莲没法把离少有多厉害说出来,只得笑道:“别紧张,这不才第一回么?”

    “什么才第一回?这第一回可是最简单的啊,第二回难度更大,你觉得能赢?”

    水朝蒂还想说什么,边上突然传来一阵惊呼声。

    “什么,怎么回事?”

    “什么情况?”

    “这、这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

    水朝蒂转头一瞥,脸色大变。

    她看见了什么?

    一个青色小炼丹炉被连续投入了三份分量的闭气丹药草,随后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炼成了三颗…不对,不止三颗,是七颗闭气丹!

    耳边传来自家父亲恍然大悟的声音,“我知道了,我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分了。难怪啊,我刚才看了看每一份闭气丹的量和陈德海的差距很大,几乎多放了一倍。”

    水朝蒂惊喜之余,忙拉着自家父亲道:“什么意思,父亲你快同我说说。我的天,这速度太可怕,这才一转眼啊,就已经炼制好了十四颗了?”

    什么叫做反超?这就是了!颗数还在持续增加中,水朝蒂的情绪也随着高涨再高涨,沸腾的不止她一人,在场所有人都被这样的发展给震惊到了!

    “我们都理解错了,我们以为衣家小姐的想法是分好一份闭气丹,再逐一炼制。事实上,她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一份一份炼制。

    放进去三颗,为什么出来七颗?那是因为多出来的那一颗正是三份里多出来的药草结合在一起炼制出来的。”

    水朝蒂顿了顿,一时间脑袋有些转换不过来,还是衣逸莲先搭的话。

    “原来如此,所以说,每一份的量其实是两颗朝上的量,她之所以投入三份,那是因为她的调整是在炼丹炉里的时候完成的。”

    炼丹炉里的时候?

    在炼丹炉外的调整和里的有什么区别?

    区别是在外的时候,用的是手去调整,在里面的时候,用的只可能是精神力啊!这得是多么强悍的精神力,才能准确无误地完成这么一个过程?

    “可怕,这已经不是有天赋能解释的现象了。”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这第一回,陈德海必败。”

    “哎,怎么会这样?这样太夸张了吧?该不会是作弊的吧?”

    作弊?

    懂的人绝无可能说出这样的话,大考官在,谁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作弊?距离出题到炼制闭气丹期间,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谁能作弊?

    最关键的是,闭气丹可是药门内的人才会的中级丹方,市场上是不对外出闭气丹的,请问衣家小姐要如何找到大量的闭气丹来作弊?

    “时间到。”

    姚青城声落,陈德海和南宫璃纷纷停手。

    “陈德海三十六颗,衣家小姐……目测至少一百颗。第一回,衣家小姐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