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逸莲神色淡定道:“不要急,这不才刚刚开始么?”

    水朝蒂听这话怎么听怎么不爽,药斗的是不是你亲妹妹啊?这叫刚刚开始?

    一共也就一炷香的时间,起步就比人家少了两颗,这么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的事,速度只会慢慢变慢,绝对不可能越来越快的好么?

    换句话来说,起步跪,就等着跪吧。

    “是不是你亲妹啊?”

    水朝蒂瞪了衣逸莲一眼,视线重新回到了比试中。

    这个时候,陈德明还在炼制第四颗,看样子第四颗就快成了。然而,南宫璃居然在成功炼制好第一颗后就停下来了!

    没错!是真的停下来了!

    水朝蒂愣了下,挨着她站的二妹水朝紫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姐,是我眼睛问题么?我怎么看着,那位衣家小姐好像停止炼丹了?”

    “我想你没看错,她是真的停了。”

    水朝蒂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炷香的时间啊,这都已经落后了,为什么还要停下来?

    随着疑惑四起,越来越多的声音冒了出来。

    “我看是知道自己能力不行,放弃了吧?”

    “这就放弃了?一开始的时候不表现得挺厉害的么?”

    “你们看,她在做什么?她在整理药草?”

    整理药草?

    这四个字有效的引起了众人的集中注视,而仔细瞅了一瞅的结果就是,还真的是在整理药草啊?

    可是闭气丹的药草不多啊,一共才涉及三种,而且三种都已经被分开放了,根本就没有再整理的必要。

    水朝蒂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整理药草,扭头看向自家父亲,就见他眉头深锁道:“她并不是在单纯地整理药草。”

    “什么意思?”

    “仔细看,她是在分药草,她将三种药草按照一定的量取出来后,合成了一份闭气丹的量。”

    经父亲这么一说,水朝蒂再认真一看,还真是在做分量。

    “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么?”水朝蒂问。

    水家主摇摇头,“没有意义,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因为一颗闭气丹的药草量,单单靠目测和手感来衡量,这其中的偏差是比较大的。你看陈德海,他都是在一边炼的过程中,去做调整,这种就比较稳。”

    水朝蒂顺着父亲的视线看去,陈德海果然是在一点一点地增加药草量。

    发现这件事的人,开始变得多了起来,所以针对这个现象,又引发了一阵探讨。

    “一炷香的时间,等把这些药草分得差不多了,够炼几颗?”

    “我还以为是个挺聪明的姑娘,现在看来,是高看她了。”

    “就这样还敢药斗?我觉得随便找个炼药师来,都比这衣家小姐强吧?”

    陈德海虽然看不到边上人的进度,但听得到他们的谈论,心里越发得意洋洋了起来。

    果然是自己多虑了,那就是一个爱逞能的丫头片子罢了。

    一株香的时间,转眼就去了一大半,围观的人都已经没什么兴趣了,结果已经很明显了,想象里的奇迹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