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斗是三回制的,若连赢两回,那便可提早结束。

    为了保证一定的公平性,每一次的主考官和大考官之间是不会有任何利益联系的,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大考官都是能做到公平公正的。

    公不公平不将成为问题,问题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衣家小姐,真的有可能斗赢已经快成为柳门副门主的陈德明么?

    大堂内的人都在面无表情地深思着,这个问题根本不用他们想多久,很快他们一个个就换上了同情的眼神。

    哎,其实是个苗子呢,只可惜太狂妄了,还没扎根呢,就已经要被连根拔起了。

    药师也好,炼药师也好,说到底都不是修魔师,不是召唤师,前者更偏向文,后者偏向武。虽说前者的地位不低,但是在这个靠拳头说话的世界里,武者无疑爬得比文者高。

    对于药师和炼药师来说,有天赋自然是好事,但有比天赋更重要的,就是得有眼光。选择正确的路,找正确的人合作,依附正确的势力,这样才能发展,才能达到别人不敢随欺压的地位。

    不管陈德明这个人如何,首先他是药门中人,其次他选择了强大的古家,他这路选的是有些偏激,但谈不上错。

    撇开古家不说,光他是药门中人这事,在场的药门中人心里都不觉得他会输,这还关系到药门人的尊严问题,要是随便谁都能把药门的人给弄趴了,这药门以后还要怎么混?外人会怎么想?

    身为大考官的姚青城并没有想那么都,他的想法很单纯,既然是比试,那就得有点难度,于是他给出了第一回的比斗内容。

    “第一回,制作中级丹药闭气丹,这是由药门研制出来的一中级丹药,其作用是能够让人在半炷香的时间里做到没有呼吸,跟死人无异。”

    一听是闭气丹,陈德明微微皱眉。

    闭气丹不是复合式中级丹方,就是一中级丹方,没什么花头。

    但是,它却是中级丹方里比较难的一种。难点在于,它对量上的控制,一点点的容错都不存在,只要有那么一丝丝的缺失或者过量,那么闭气丹就会失败。

    现场默了一会儿后,姚青城继续道:“我会给两位充足的药草,比的是制成的颗数,时间为一炷香,在规定的时间里,谁制成的越多,谁便是胜者。如果数量一致,就由质量来决定。”

    一炷香的时间不算多,不过既然比的是谁制的更多,那也就无所谓时间了,分分秒秒都是在战斗。

    双方没有异议,第一回药斗正式开始。

    比试场地在大堂,两人的长桌间有长板隔开,大考官站在一侧,视线能来回兼顾两侧的人,以确保不会出现违规操作。

    其他人都被统一移去了另外一侧观战,可以明显发现,起步的时候,衣家小姐制作的速度比陈德海慢了很多,不是一点点,

    此时,陈得海已经制作好了第三颗,而衣家小姐才刚刚制作成功了第一颗。

    水朝蒂皱着眉头,心急如焚,“你看你看,这还怎么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