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双双没办法相信敌人的话,她必须得到一个不可能会欺骗自己的答案,而这个答案,她相信陈德明能给她。

    于是,她猛地扭头,带着隐隐的怒火,视线直射向陈德明。

    且不说她根本不觉得衣家和水家联手能做到这份上,就算能,陈德明怎么能什么都不做?这是看着对方赢还想着要安抚自己?先前还派人说对方耗了很久,一个都还没治,根本没赢的可能?

    一百二十个啊,这叫根本没赢的可能?

    回忆第一关、第二关,陈德明嘴上说着要把衣家小姐给弄走,结果事实是什么?是她要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不,这个结果她接受不了!

    陈德明在接触到古双双的眼神时,心里就已经慌了。

    他要是宣判衣家小姐和千家大小姐的组合通过考核,他想攀附古家的事就彻底没戏了。

    难得古家近来对自己这边的态度有了好转,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问题,自己不就功亏一篑了?

    陈德明请咳一声,脸不红心不跳道:“刚才我让手下的人去查了下,衣家小姐的确是治好了一百二十个不错,但是了解下来,其中弄虚作假的很多,根本不足五十人。所以结果就很明显了,古家大小姐和千家二少才是名至实归的胜利的一方。”

    陈德明!?

    什么叫厚颜无耻?什么叫睁着眼睛说瞎话?

    这会儿,南宫璃一行算是见识到了,清清楚楚地见识到了。

    水朝蒂气得全身发抖,抬手就要干架,还是她父亲,水家家主拦下的她。

    “蒂儿,冷静。”

    水家主朝自家大女儿摇了摇头,看向陈德明道:“陈主考管可有证据?”

    “证据?这需要什么证据,事实不就已经摆在眼前了么?”

    “但据我亲眼所闻,一百二十人中无一人是弄假,不知道陈主考管所得的消息来自谁人?不妨叫对方出来对质一下?”

    陈德明脸色不太好看了,完全是他自己瞎忽悠的,找谁来对质?

    “水家主毕竟是水家大小姐的父亲,您说的话不足为信啊,你有私心,我也是能理解的。”

    “滚你的私心,你个臭不要脸的老东西,你这种人留在药门里根本就是个祸害,药门怎么还不清理门户?”

    水朝蒂忍不住喷道。

    南宫璃这边的情绪都很激动,他们心里清楚得很,陈德明就是在抹黑他们,就是要让古家大小姐通过考核。

    退一步说,过可以过,但凭什么要抹黑他们,凭什么就不让他们过?

    在这件事上,衣逸莲也没有退缩的意思,这件事关系到两家的声誉,一旦今天没有澄清,传出去后,后果将不堪设想,最直接的结果是,衣家来了后,别想说站稳脚了,根本就没地方站脚了!

    “陈主考管,说话是要摸着良心的,你真以为你让那些人走,我们回头就找不回来了么?”衣逸莲眯眼道。

    “呵,这话说得,谁知道你们找回来的还是不是原来的人,反正只要肯花钱,愿意演得多的得去了。”

    一直默默无语的南宫璃,终于开口了。

    “你确定这么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