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师会所内,早已候在大堂的陈德明正笑眯眯地喝着凉茶。

    茶已经泡了会儿了,期间药师认证已经结束,负责药师认证考场的一位主考官和二位副考官听闻了陈德明弄出的动静后,决定留下来一睹结果。

    结果是什么?

    其实在第三关考核一开始,众人心里便有了定数。

    药师认证的三位考官之所以想留下来看结果,就是想看看是哪家的小姐如此有勇气,先是跳过药师认证直接参考炼药师,后又不惧古家,敢于和古家大小姐古双双争名。

    他们以为他们会先等来古家大小姐,没想到,却先等来了衣家小姐。

    “这……”

    陈德明看着一窝蜂往里挤的高矮胖瘦,一时间失去了言语能力。

    发生了什么?这些人是谁?难道都是衣家小姐和水家大小姐治好的病人?这人数只是稍稍扫一眼,不说看不到的地方,就单说看得到的,起码也要有六十人了吧?

    古双双那边是什么情况,他心里清除得很,就在前不久,手下的副考官刚告诉她,古双双那边已经成功治愈好了五十人。

    没错,只有五十人。

    人总免不了疲惫,一开始节奏很快,越到后面越是难以撑住,尤其是在觉得胜券在握时,免不了偷个闲。

    五十人和衣家小姐带来的人数比,结果很明显了,基本不用细数,就能直接判古家大小姐考核失败。

    怎么会这样?

    陈德明脸色一黑,起身朝着跟前黑压压一片的人道:“人数已经记录了,这里毕竟是药师会所,不可大肆喧闹,都回去吧。”

    南宫璃对这话抱有一丝疑惑,可现场在的人不少,陈德明不至于当众砸了自己的牌子吧?

    这么一想,在记下人数后,她便让跟来的众病患回去了。

    药师会所的大堂又重新恢复了平静,不一会儿,古双双和千越赶到,见南宫璃根本没带来什么病患,面带嘲意地看了南宫璃一眼。

    信誓旦旦要和我斗,结果却是一个都没治好?

    古双双冷哼一声,走到右手边的客座前,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千越则是特意走到南宫璃一行的跟前,趾高气扬道:“这下知道什么叫做差距了没?我们治好了五十个,你们呢?”

    南宫璃没理对方,倒是水朝蒂扬起下巴道:“不好意思,我们早过一百了。”

    “什么?”

    千越显然不相信水朝蒂的话,转向衣逸莲,想从他的眼里探个究竟。

    “准确来说我们一百二十个。”衣逸莲补充道。

    一百二十个?他们的两倍?

    听到这个答案,别说千越跳起来了,古双双也没法子淡定了。

    “你们撒谎,怎么可能有一百二十个?我古家都放话出去了,你们怎么可能在一个时辰内治好一百二十个?”

    南宫璃婉莞尔道:“古大小姐,做事不能只靠家里,要动脑子,比的是治好的病患多少,没人说一定得是皇都里的吧?

    还有,我们这边不仅诊费不收,药钱全免,还额外送一个疗程的药材,是个正常人都会愿意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