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刚说的是什么?分文不取?还外加送一个疗程?”

    衣逸莲的小心脏啊,有些受不住了。

    水朝蒂也没好到哪里去,一只手抓着衣逸莲的臂膀,两只眼睛瞪得和核桃一样大,“你你你,你们衣家这么厉害?你这样败家,你家里人知道么?”

    身为败家党的一份子,水朝蒂自认为自己和自家二妹已经很败家了,可没想到,败家这种事如今都出现了一名劲敌。

    水朝蒂都不用怀疑,衣家小姐的这话要是由自己说给父亲听,她这会儿可能就要被用鸡毛掸子伺候了。

    南宫璃给衣逸莲丢了个“快去”的眼神,转向水朝蒂说:“放心,这种小事我还是做得了主的。”

    这是小事?

    水朝蒂默默地闭上嘴,突然有点期待这第三关考核的结果了。

    衣逸莲被派去干活,水朝蒂跟着南宫璃来到了还未开张的一个新药铺前,药铺的名字叫做珍草堂。

    三号珍草堂早就填货完毕,随时都可以开出来,这事因为不急,所以本来想说找个好时间的,结果出了第三关考核这事,她想了想,干脆就提前开好了。

    水朝蒂踏入珍草堂后,就是一顿看,感叹连连。

    “我去,这药草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看见过啊?是用来干嘛的?”

    “天啊,你们这儿连这个都有,这个不是现在这个天气下根本种不出来的么?”

    “我去,你们这儿药草好齐啊。我要收回前面的话了,你们可比千家药铺强悍多了,难怪你底气那么足。看不出来啊,你们衣家这次是有备而来的?”

    趁着水朝蒂叨叨叨的功夫,南宫璃偷偷摸摸地取出了一大批丹药,初级和中级都有,从解毒、治外伤到治内伤,可谓一应俱全。

    这些丹药都是之前累积下来的,其中还有补气补血的,健身强体的,甚至还有能够有助于修魔师修炼的。

    这些还没完,南宫璃为了这次的第三关可谓是拼了。

    没错,她就是想拼了命的打击古家和千家,所以她还拿出了一点召唤兽伤药丸。能给召唤兽治疗的药丸,怕是翻遍整个皇都都找不出第二家能有的了。

    事实上,都不用拿召唤兽治疗药丸说事,她现在拿出来的药丸里,至少一半以上出了她这个店,就没有下一家能有了。

    所以,当水朝蒂好不容易从各种惊叹中回神过来后,猝不及防的,又陷入了第二段惊叹。

    “天啊,你、你怎么会有那么多丹药?”

    水朝蒂从小在自家药铺里玩大的,眼力还是有的,虽然说不出那些丹药的名字和用途,可是就那么一看一嗅,她就知道全都是好货色。

    换上视死如归的表情,水朝蒂道:“好妹妹,你快说,要姐姐干嘛?你尽管说,姐姐可不想让这个狠狠打他们脸的机会溜走啊!”

    “你回去和你家里的说声,看看家里有谁带病的,就算是顽疾也没问题,我都照看不误。另外,如果你父亲愿意的话,可以来我这儿看看,看看要不要和我们联手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