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药师会所,水朝蒂就再也憋不住了,拦下南宫璃一通抱怨道:“我们真没法和他们斗啊,就不说你衣家的背景了,就说说我水家的好了。

    虽然,我家里人在我考炼药师这事上是十分赞同和支持的,可真要和千家拼起来,我水家拼不过。”

    南宫璃认同地点了点头,“你说得不错,而且就算你水家拼得过,再加上一个古家,结果不难想象。”

    “谁说不是呢,那你怎么还答应要比?这种就算比了也是在浪费时间。”

    水朝蒂正说着,衣逸莲凑了过来,疑惑地看着两人道:“什么情况,小妹你比好了?还有这位是?”

    水朝蒂认出了衣逸莲,礼貌地打了个招呼,介绍了下自己,随后就把第三关考核的事告诉了他。

    衣逸莲默了会儿,看向南宫璃道:“有对策了?”

    “恩,不过需要大家一起帮忙。”

    水朝蒂一脸费解地看向她道:“怎么个帮法?既然你决定斗争到底了,我这人也不喜欢当逃兵。

    本小姐豁出去了,不然我回去和家里人商量,让我家的医药铺降价出售伤药?看看能不能用这法子吸引一波人?吸引到一个是一个。”

    水朝蒂越想越觉得眼下也就这个法子能拿得出手了。

    南宫璃却摇头道:“你这法子一出,信不信千家的药铺也跟着降,人家如果一直和你比价,你怎么办?”

    “这样的话……”

    水朝蒂抬手抓了抓脑袋,觉得头疼得厉害,她还真不知道能怎么办。

    “而且古家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如果我们只把目标锁定在皇都的话,怕是就算人家心里想找我们看,也不敢找。”

    衣逸莲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过,皇都内是不允许各大家族间产生武力纠纷的,也就是说,在皇都里,古家的威胁远远不如在斗都里的厉害。

    如果你真能给到够诱惑人的好处,那么人家还是会找上门来的,古家就算有影响,影响也不会很大。”

    水朝蒂撇撇嘴道:“你也说够诱惑人的好处,那是什么好处?千家药铺的药草和丹药存量都远远高于我们水家,虽然我讨厌千家,但这点上,我不得不承认。”

    南宫璃笑笑,“那是在我来之前,现在我来了,轮不到他千家那么嚣张了,不就是抱上了古家的大腿么?古家我迟早连根拔起,区区一个千家我还怕了不成?”

    “呃……”

    水朝蒂眨巴眨巴眼,为毛觉得画风突变?衣家小姐的气场瞬间拔高了好多啊!只是,她说这样的话适合么?

    水朝蒂缓缓看向衣逸莲。

    水朝蒂:你家妹子还好么?

    衣逸莲:你看我神秘的微笑。

    水朝蒂:你衣家的不会脑袋都有问题吧?

    衣逸莲:……

    短暂的眼神交流结束,就听南宫璃道:“三哥,你回去和霍华说一声,就说是我说的,免费给人看病不说,治疗所需的药草全免,分文不取,还送上一个疗程的药草。啊,对了,我们可以给自己的铺子趁着这一波做做宣传。”

    “啊?”

    “啊??”

    南宫璃奇怪地扫了两人一眼,“啊什么?我们时间有限,只有一个时辰,赶紧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