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时间?”南宫璃问。

    水朝蒂转头吃惊地看向她,“你还真要比?这比的是实力么?这根本就是在比家族实力好么?”

    南宫璃带有安抚性质地拍了下水朝蒂的肩膀道:“你气什么?来考场前,你也说了,到了这儿就是主考官说得算,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大不了明年再来考,这也没什么。”

    水朝蒂噘着嘴,闷闷不乐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都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了,我不甘心。”

    “所以,既然改不了第三关考核的内容,那我们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南宫璃说完,重新看向陈德明道:“陈考官,你还没告诉我们,这第三关考核什么时候结束?”

    陈德明原以为对方会知难而退,因为事实就是,这衣家小姐和水家大小姐的组合,怎么也不可能赢过古家大小姐和千家二少的组合。

    明白人就该止步于此了,谁能想到,有人还非得要比?

    “一个时辰吧。”陈德海摸摸下巴道。

    一个时辰?

    两副考官满面忧容地看向南宫璃和水朝蒂,这种事时间多一些,或许还能有什么法子缩小差距。一个时辰的时间根本不足以缩小差距,这个时间给得并不合理,根本就是在变相劝退。

    “一个时辰够干嘛?”

    水朝蒂欲要据理力争,就见南宫璃抬手打断道:“我希望把规矩再说得清楚一些。比如,给看病者使用的丹药是否必须现场做出来的?”

    陈德明想了想道:“不用,但是只有参加这次考核的才能帮着看病。”

    水朝蒂一听,冷笑道:“千家药房里什么样的丹药没有?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和南宫璃意料中的一样,她点了下头又道:“哪一方赢的标准是不是看两方谁治好的人多?”

    “不错。”

    确认好胜负判定的关键,南宫璃缓缓看向古双双和千越,“两位有什么意见?”

    古双双和千越都拿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

    开玩笑,这第三关怎么看都是他们稳赢的好么?

    古双双眯了眯眼道:“不然再多给点时间?”

    对给点时间,也好让他们看清他们之间的差距不止是一点点!

    南宫璃却摇头道:“能上午解决,就不要拖到下午。再说了,对手是古家千家的组合,我也不想你们输得太难看,到时候回去哭鼻子,我不就没好日子过了?”

    什么?

    这下连水朝蒂都拿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南宫璃了。

    南宫璃却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如果没有别的异议的话,就从现在算起好了。”

    疯女人。

    陈德明皱了皱,既然对方认可这个考核,对他来说是件好事。这次,总算能把这衣家小姐扫出去了!

    “好,现在开始,一个时辰后,两组将治愈成功的人都带来药师会所计数。第三关考核时间内,两名副考官会监督你们,做到公平公正。

    水朝蒂听不下去了,在南宫璃的一个眼神下,两人大步朝着药师会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