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第一关考核一样,第二关依旧采用淘汰制度,规则就是炼制失败的全都得淘汰,这一淘汰就淘汰了三个人,原先的八人只剩下了四人。

    某家小姐运气不错,没被淘汰,剩下的四人分别是古双双、千越、南宫璃和某家小姐。

    陈德明宣布在第三关到来前,给四人一些时间休息,四人分别抱团对立,成了两组合。

    某家小姐兴奋地抱着南宫璃的手,摇晃个不停道:“你真是太厉害了,那陈德明居然还没能把你整走。父亲说的话果然是对的,有实力的人,到哪里都不怕恶人欺负。”

    南宫璃好笑地看向她,从她看自己的眼神里,能看到茯苓的影子,所以对上她就不自觉地柔了下来。

    “这种话你心里想想可以,嘴上就别说了,你也不怕被听去?”

    “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明年本小姐再来咯。啊,我还没和你介绍我自己吧?我姓水,名朝蒂。”

    水朝蒂?

    南宫璃不自觉的蹙了蹙眉头,总觉得这名字有些怪怪的。

    “嘿嘿,我是水家大小姐,家里人想要男孩子,所以就让我招弟,招个弟弟来。”

    呃,这家人还真逗,好歹是个大小姐,取这么个名字合适么?

    “那招来了么?”南宫璃好奇道。

    “没呢,所以我二妹叫水朝紫,继续招。”

    “……”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逗了。

    两人闲聊了会儿,南宫璃得知水家在斗都里是从医的。斗都内第二大医药铺就是他们水家的,名字很好记,叫做水朝帝。

    说起这个名字,水朝蒂摸摸鼻子道:“父亲说了,咱们要表里如一,内心想要个儿子,对外也得明确这个心思,这是做人的原则问题。”

    这个原则,很原则。

    南宫璃觉得这水家大小姐是个爽快人,和她聊了会儿后,对水家莫名起了几丝兴趣,打算回头好好问问霍家主关于这水家的事,如果有可能的话,到时候开的药铺想和他们水家做个合作。

    正这么想着,陈德明和两名副考官重回了考场。

    陈德明显得得意洋洋的,八成是又想到了什么能弄走南宫璃的好主意。和他对比起来,另外两名副考官就显得有些兴致缺缺的。

    “关于第三关,我和两名副考官做了交涉,决定来场很实际的的考核,这一次既能考核你们的基础能力,又能考核你们的应变能力,还能考核你们的临场能力。”

    说了一大堆铺垫的话,陈德明终于说出了第三关考核内容——合作治病。

    “你们有四人,两两一组,哪一组在规定的时间内,治好的伤患越多,哪一组就获胜。获胜的那一组即考核通过,失败的那一组就明年再来。”

    陈德明一说完,水朝蒂就跳脚了。

    “什么意思,对手可是古家大小姐和千家二少爷。古家有个地下斗场,想要多少伤患没有?千家的药铺现在是斗都里的第一药铺,这两个组合放在一起,我们怎么可能胜得了?”

    面对水朝蒂的不满,陈德明一脸正色道:“只要病人愿意相信你,自然会找你看病,纵使病人很多,人家不信你,你又能怎么样?你说的这些不过是你的一己之见罢了。”

    去你的一己之见!

    水朝蒂气得脸红,倒是南宫璃一脸的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