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一个不足为惧的人,多看一眼都是浪费时间。

    所以,之后的时间里,陈德明惬意地喝着凉茶,眯着眼,仿佛已经看到古大小姐对自己投来了满意的目光。

    在距离第一关考核只剩下一点点时间时,陈德明突然开口道:“这次的考核采用淘汰制度,第一关参考人员总共八名,排名最后的那一人将被直接淘汰。”

    陈德明考前不说,眼看第一关都要结束,这才不急不缓地加了这么一条,顿时令现场的气氛紧张了不少。

    不少人开始左看看右看看,想要比较下自己的程度,唯有南宫璃继续低着头,认真地炼着丹药。

    “停!”

    随着陈德明声落,在两名副考官的巡视下,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八名参考人皆站到长桌的一边,开始接受两名副考官的检查。

    “五种,品质一般。”

    “五种,品质中等。”

    “五种,品质一般。”

    两名副考官一边检查,一边报出参考人的炼丹情况,大家实力相当,在报出其中三名后,气氛变得越加紧张了。

    轮到古双双了,只见她环胸而立,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六种!品质良好!”

    众人一听,心里了然。

    到底用的是四方炼丹炉,品质比他们的都要好,倒也合理。不过,不得不说,虽然只是多了一种,但这也是一种实力上的证明。

    接下来又恢复到了五种。

    陈德明眯着眼,似笑非笑地缓缓将视线落在了最后一名参考人身上,那人不是旁人,正是南宫璃。

    两名副考官纷纷走到了最后一名参考人的旁边,就在陈德明以为自己将听到一个满意的答案时——

    “这、这不可能。”

    “怎么会?你全都用完了?居然一点渣都没剩?”

    伴着两名副考官极度吃惊的神色,所有的视线几乎同时间投向了南宫璃。之前和她搭话的某家小姐,忍不住凑了过去,伸长脖子一探。

    “天啊!一、二、三……十二种?十二种?没搞错吧?怎么可能?”

    两名副考官相互看了看,一个报道:“总计十二种丹药。”

    另一个报道:“品质绝佳。”

    绝佳?!

    绝佳是什么概念,就是比上等还好,特等的概念。半个时辰里竟然炼出了十二种品质绝佳的丹药,这种事若非亲眼所见,谁人能信?

    古双双脸色一白,第一反应就是恶狠狠地瞪向陈德海。

    且不说衣家小姐的本事有多大,但凡给她的药草真的有问题的话,怎么都不可能炼出绝佳的品质来!

    陈德明这下笑不出来了,起身迅速朝着南宫璃走去,待他亲眼看到这个结果后,他忍不住嚷嚷道:“这不可能,你作弊?”

    两名副考官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他们可以确定,在他们的监督下,在场的八名参考人员没有人能够作弊。

    南宫璃笑笑,“陈考官冤枉小女子了,您只说了比的是丹药种类和品质,所以小女子做得这些丹药都是些初级丹药,能炼制出来的种类多不足为奇。”

    “不是这个问题!”

    “哦?那是什么问题,小女子还望陈考官赐教。”

    陈德明被这么一问,反倒说不出什么了。

    难道要他亲口承认,自己特意安排人给这衣家小姐篮子里的药草做了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