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核开始,只有两人申请使用自带的炼丹炉,一人是古双双,另一人是南宫璃。

    古双双取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四足方形炼丹炉,她的炼丹炉一出现,就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两位副考官都忍不住投去了羡慕的眼神。

    南宫璃不是很懂炼丹炉,因为她有上古青鼎在手,所以从来没想过要用别的炼丹炉炼丹药,就听到周围陆陆续续传来其他参考人的感叹声。

    “不愧是古家大小姐,这一出手就非同凡响,想来那个四方炼丹炉必定价格不菲。”

    “唉,四方炼丹炉,就算成了炼药师,也没几个用得起的吧?现在能用上三足炼丹炉就已经算用得好了。”

    “看样子,古家大小姐这次是抱着一定通过考核的信念来的啊。”

    两位副考官检查完古家大小姐的四方炼丹炉,就来到了南宫璃的更前,见她拿出来一青色炼丹炉,样貌平平不说,还是个两足的,顿时脸色变得不太好了。

    “这位小姐,你这炼丹炉可远远不如药师会所提供给你的好。”

    其中一人为表公平,主动解释道:“炼丹炉的品质基本和足数挂钩,两足是最低的,四足是最高的。

    药师会所提供的是三足炼丹炉,虽说并不是三足炼丹炉里最好的,可也比你准备的两足炼丹炉好上太多了。”

    南宫璃点点头,却没有要换炼丹炉的意思。

    “谢谢这位副考官提醒,不过我用惯了自己的炼丹炉,为了考核过程中能发挥出正常水平,我还是用自己的好了。”

    见南宫璃坚持己见,两明副考官也就不说什么了,只是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古双双的贴身丫鬟莺儿往南宫璃那处扫了眼后,忙凑到自家小姐身边小声道:“小姐,真是笑死人了,你知道那个衣家小姐用的是什么炼丹炉么?

    二足的,最普通的那种。我看她根本就是脑袋有病,放着药师会所的三足炼丹炉不用,居然用她自己的破炼丹炉。这场考核结束,估计她就到头,小姐的赌局稳赢。”

    古双双不以为然地扯了扯嘴角,“你小姐我怎么可能输给一个外头来的丑丫头?”

    话是这么说,可古双双的眼底还是闪了闪,难道是那位衣家小姐知道了自己的炼丹炉被动过了手脚,所以这才坚持要用自己的?

    疑惑了一秒,很快她又恢复了自信满满的模样。

    不管对方有没有发现都不要紧,就算炼丹炉没问题,那一篮子药效相互影响的药草也足够令她遭心一回了。

    第一关考核给出的时间是半个时辰,两名副考官一前一后地游走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所有人都在尽力加快速度,唯有南宫璃还在很是淡定地整理着药草。

    待其他参考人员都已经炼制出一颗丹药时,南宫璃这才刚刚将一篮子的药草调换好,开始正式炼制丹药。

    这一幕刚好被主座上的陈德明看到,只见他露出一抹讥笑,心道:古大小姐还真是高估了这衣小姐,这人根本不足为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