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妹子还想说什么,可惜已经抵达考场,只得闭上嘴,老实了下来。

    正如妹子所说,南宫璃在考场内见到了陈德明,这家伙比起第一次在耀都药师会所见到时又胖了一圈半,看样子小日子过得还挺滋润的。

    她匆匆扫视了周围一圈,监考的一共就三人,就三人的站位来看,陈德明似乎是这场炼药师考核的主考官。

    参加炼药师考核的八人站定,就见陈德明露出一副狗腿子的模样,向着古双双走去,“古大小姐果真是个大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说,药理上的本事也强过她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来参加炼药师考核了,真是后生可畏啊。”

    随着陈德明话落,就听刚才还和自己叨叨好久的妹子道:“什么年纪轻轻?八人里年纪虽小的明明就是衣家小姐你,他还真是眼里除了古双双就没别人了。”

    南宫璃笑而不语。

    “唉,这次真是运气背,看这情形,今年炼药师考核的主考官是陈德明错不了,看来我该明年再来了。”

    南宫璃挑了挑眉,“是他怎么了?这不还有两个考官么?”

    “没用,那两个是副的,主权还是在主考手里,除非、除非把大考官给叫来。”

    大考官?

    那妹子见南宫璃一脸莫名,解释道:“大考官就是这次考核的总监管,除非是发生什么大事,不然的话大考官一般不会现身的。”

    南宫璃点点头,再看陈德明,发现他早已和古双双客套完,这会儿正看向自己。

    看样子,古双双似乎和陈德明说了什么。

    陈德明回到原座,让参加考核的八人分别寻了处长桌,紧接着命人拿来了八个炼丹炉,和一篮子的药草。

    “虽然只有八个人参加考核,但我不会因为人数少,就降低对你们大家的要求。这第一关,我想考验你们的基础功如何。

    篮子里的药草只要你们搭配合理,足够你们炼出至少三种以上的丹药,我会根据大家炼出的种类多少来给你们排名,如果种类一样,就看品质,谁的品质高,谁便更胜一筹。”

    南宫璃暗暗挑眉,这第一关还挺有意思的?

    掀开药篮子上的布,南宫璃猛地皱眉,耳边继续传来陈德明的声音。

    “大家可以用自己的炼丹炉,也可以用我们事先给各位准备好的。

    我说一下,我们药师会所给大家准备的,一般来说一定比你们自己的要好。当然,如果坚持使用自己的炼丹炉,使用前需要让两位副考官检查下,确认没问题后才可以用。”

    南宫璃收回在药篮里的视线,看了看为她准备的炼丹炉,又扫了眼距离比较近的一参考人的药篮。

    呵,原来是这么回事。

    人家药篮子里的药草之间都是不会产生影响的,偏偏她这药篮子里的药草之间是会产生影响。也就是说,现在在她药篮子里的这些药草的药效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另一种药草的影响,有些是减弱了,有些则变质了。

    寻常人一般很难会注意到,就算注意到了,在材料有限的情况下,硬着头皮也得做。好在,材料什么的,她可以不知不觉地调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