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炼药师考核的人似乎都很忌惮古双双,一个个都走在她的后头,明明排序没有先后之说,可看上去古双双就像是他们的领队一样。

    古双双走在最前头,所有人里唯有她带着自己的丫鬟随身伺候,千越跟在她身后,时不时朝着她丢去讨好的眼神,可惜人家根本不领情,没把他当回事。

    出于对古家的忌惮,这个千越还挺能忍的,依然热脸相迎。

    南宫璃不由地摇了摇头,她对千家没什么好印象,因为之前慕容家来过一位千家少爷,当时不仅伤了茯苓,还对她起了不良的企图。

    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千成安?

    南宫璃正在沉思,边上突然靠过来一年龄和古双双相仿,都要大上自己两岁多的妹子。妹子一头黑发半披着,一对星形明黄耳坠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多了几分明媚。

    她皱着眉,凑到南宫璃耳边,悄悄道:“你叫什么?你上当了,且不说你有没有能力通过考核,你可知道这次负责炼药师考核的人是谁么?”

    南宫璃摇摇头。

    “你果然什么都不知道。唉,你现在后悔怕是已经来不及了。”

    “是谁?”

    “还能是谁,是古家那边的人呗?你知道柳门么?药门的柳门,听说过么?”

    南宫璃微微一怔,还真是什么人都聚在一起了?遇上古家的、千家的,这会儿听这位姑娘的口气,柳门的人还和古家有勾结不成?

    不对呀,柳士言曾提过,药门是独立的存在,不会去依附哪个家族或国家,柳门怎么会和古家扯上关系呢?

    “嘿,傻了?看样子你知道柳门。”

    南宫璃点点头道:“听闻柳门这些年来发展得不怎么样,在药门中的地位不高?”

    “没错,就是这个柳门。前阵子柳门内部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似乎是意见不合吧?

    柳门的现任门主柳士言不同意柳门内的和人古家来往,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没人知道,只是主张和古家来往的那人正是这次炼药师考核的考官之一。”

    主张和古家来往的?能出这种主意的,又是和柳士言对立的,莫非是他?

    “你说的可是陈德明?”

    那妹子没想到南宫璃居然知道陈德明,连连点头道:“看不出来啊,你从不来皇都,知道得还挺多的?”

    南宫璃笑笑,“我三哥有事没事会来这里跑跑,我都是听他说的。”

    那妹子也没怀疑,而是说了一通陈德明的坏话。

    “这个死胖子,本事不见有多高,干起坏事来,真是一出接一出。听说就在前几天,他居然把自己的一小妾送给古家的家兵去那个。

    我的天,虽说那个小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像是之前从耀都带回来的,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叫严柔。”

    南宫璃嘴角暗抽,是那家伙啊?

    她有今天完全是她咎由自取,也怪不得她。当初,要是她没想害自己,也不至于被陈德明那家伙给欺辱了。

    唉,看样子,陈德明那家伙根本就没把严柔当人看,根本就是工具嘛。或许,她能找严柔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