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约成立,南宫璃成功报上了名,药师会所前再度恢复平静,候在会所外的众人温故的温故,八卦的八卦,不少人都在谈乱衣家小姐和古大小姐的赌约。

    “衣家的那位小姐竟然敢挑战古家的权威,难道没人告诉她,挑战古家的下场会多惨么?”

    “谁说不是呢?赌就赌了吧,还拿‘地下斗场’做赌。这要是输了,丢了命,这要是赢了,古家能看她把地下斗场要去,这不还是丢了命?”

    “可不就是这个道理么?我看她八成是疯了,要不然的话,一个连药师认证都没考出来的人又怎么可能去考炼药师?”

    南宫璃淡定地站在一边,悠哉地接受来自周围人的调侃和注目,这可把站在她边上的衣逸莲给急坏了。

    “我说,虽然我衣家和古家那边不对盘是早晚的事,可也不用这么快就把仇给定下来吧?你要是赢了,你还真要把地下斗场给要来?”

    南宫璃狐疑地瞥了他一眼,“不然呢?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唉?你来真的啊?”

    “你站哪一边的?我要是输了,就要吃下一百杖,一百杖下去,我还能有命。这一次,我非得拿下这彩头不成。”

    衣逸莲摸摸头,又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你开口就要地下斗场,古家的怎么可能会同意?到时候他们不给,还找我们衣家麻烦,那怎么办?”

    “不给就毁了,修完一次毁一次。况且,依我看未必不给,古家似乎很重视这位古大小姐。这古大小姐心高气傲,在那么多人面前答应下来的事,不怕她耍赖。”

    南宫璃说罢,抬手拍拍衣逸莲的肩膀道:“好了,等地下斗场到手,经营方面的事就由你家和霍家两家人共同经营。

    赌场还能是赌场,规矩改一改就是了,别动不动就拿人命当玩物,可以搞那种正常的比斗,还能从中挑选资质不错的人,想办法招才纳新,多好啊?”

    招才纳新?亏离少在这种节骨眼还能想到对地下斗场更深一层的利用,看样子她真是一点都不紧张,胜券在握了?

    衣逸莲前后左右瞧了瞧道:“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古大小姐若是有准备,就算你有能力,怕是也合格不了。”

    南宫璃摸摸下巴道:“这个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你放心,我会有分寸的。”

    登记台做完了最后一批参考人的登记后,便收起桌椅,召集药师会所外的参考人集合,分成了左右两块,右块的参加炼药师考核,左块的参加药师认证。

    衣逸莲作为围观群众,静静地处在人堆里。

    为首的登记员面向众人指示道:“药师认证的进入后左拐,炼药师考核的进入后右拐。

    药师会所乃是庄严之地,希望众位进入后能保持安静,若因个人原因而打扰到他人的,情节严重者,我们有权除名不予考试。”

    众参考人点点头,有序地朝着药师会所内进发。

    南宫璃粗粗扫了眼,参加炼药师考核的不多,人数只占了所有考生的五分之一,十个人都不到,不过其中包含了两个算是熟悉的面孔,一个是古双双,另一个是千家二少千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