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逸莲愣了下,徐徐看向离少。

    旁人不知道离少的实力,他可是知道的。离少现在已经有了中级炼药师的实力,中级炼药师考炼药师,那稳得很啊。

    她借着对方的刁难而上,若是能直接拿下炼药师,那是不是药师都不重要了。正想看千家二少吃瘪的模样呢,没想到古家大小姐突然来插了那么一脚。

    还真是奇了怪了,莫非离少生来就和古家的人不和?命中相克?

    衣逸莲胡思乱想着,就见离少慢悠悠地转向古家大小姐古双双道:“古小姐,我是女儿身,杖责一百同处死我没有区别。”

    古双双笑笑,刚见那势头,还以为这衣家小姐已经气过头了呢。现在看来,关系到生死的事,她还挺冷静的?

    暗暗垂眸,这衣家小姐不知好歹,如果她愿意退出不参考药师认证,不就没那么多的事了么?她既做到这份上,那就别怪自己心狠,杖责一百就是为了要她的命。

    “衣家小姐,凡事总是要讲究规矩的,无论是考药师认证还是考炼药师,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不讲规矩,那药师会所还不乱了套?

    你衣家还算不上什么大家族呢,给你开了先例,那别的家族有样学样,这不是白白增加药师会所的负担么?”

    南宫璃笑笑,她算是弄明白了,看样子不让她顺利参考药师认证的不是他人,就是这个古双双。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针对自己,但是她现在摆明不放过自己,只要她不放弃参考,就势必会和她相冲。

    “古大小姐言之有理,既然如此,那我就应下古大小姐就是了,也希望由古大小姐为我作证,让我能参加炼药师的考核。”

    古双双笑得极为得意,“自然,我这就让我的人帮你做登记。”

    “等等。”

    南宫璃忽然叫住古双双道:“既然考不过有惩罚,那考过了总该有点彩头吧?”

    彩头?

    众人一个个不敢置信地看向南宫璃,居然有人敢问古大小姐讨要彩头?

    古双双微微眯眼,又听南宫璃道:“说到底,我参加炼药师考核并没有违反药师会所的任何规定,只是出于古大小姐的那番话,我才答应了杖责一百的事。”

    “你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好,你想要什么彩头,先说来听听。”

    “我要古家地下斗场。”

    什么?!

    众人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古双双少有的怔了怔,笑道:“你在说什么疯话?”

    “怎么?我要是失败,古大小姐要的可是我的命。和古家斗场相比,我想应该是古大小姐的命更重要吧?再说了,地下斗场没了再弄个就是了,命要是没了,再多的钱都换不回来。”

    众人一听,竟然还觉得南宫璃说得挺有道理的?

    古双双眯眼想了想,冷笑道:“好,我答应你。”

    “那就先谢过古大小姐了,希望古大小姐到时候可别反悔啊。”

    “哼,我古双双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后悔,向来只有别人后悔的份!我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