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有了这种规定?我怎么不知道?”

    衣逸莲激动地看向登记员。

    说什么他衣家的人想参加药师认证可以,但有前提,前提是上一名参考的人成功晋级成为炼药师。

    上一名参考的不就是自己么?自己是前年才考上的,都还没历练多久呢,怎么可能现在马上就能成为炼药师?

    他平日里要帮忙操办家里的事,根本不可能一门心思地全扑在药理上啊!

    还有,他之前参考的时候,他衣家上一位参考的,也就是他大哥,那会儿他大哥不也还没成为一名炼药师么?

    你要说从初级药师修到中级药师,他也就认了,可直接从药师修成炼药师,这个跨度怎么想都不可能好吧?

    尽管衣逸莲据理力争,可登记员就是不松口,两边僵持不下,很快就惹来后面人的非议。

    “怎么回事啊?有问题就边上解决去好么?”

    “是啊,不能老这样待着不走啊,人家还要不要做登记了?”

    “快点行不行,别到时候过了时间点,不让老子登记了,这笔账老子和谁算?”

    登记台这边一闹,便惹来了周围人的注意。

    就见一长得还算人模人样的蓝衣公子走了过来,看了衣逸莲一眼道:“哟,这不是衣家三少么?怎么?遇到难题了?”

    “千二少,我衣家的事,不用你千家操心。”

    衣逸莲在看清来人是千家二少,千越后,立即露出了不喜的神色。

    “别这样,我们两家也算是有过交情的。不然这样,我替你说几句话?啧,我想起来了,衣三少是最不喜欢欠人情的,尤其不喜欢欠我千家的。

    这样,你现在跪下来给本少磕三个响头,本少就替你说几句好话,让你那丑妹子参考药师认证,怎么样?”

    衣逸莲正欲发怒,南宫璃伸手拍了拍他道:“三哥,我们用不着求人。”

    语毕,她转向登记员道:“你刚才说,如果我三哥没能成为炼药师,我就不能参考药师认证,对不对?”

    登记员一脸莫名地看向南宫璃,想了想,点了点头。

    “除了这条外,可还有别的规矩,比如家族里没有炼药师,就不能考炼药师之类的。”

    她这话一出,惹来了不少的调笑。

    哪里可能有这种规矩?家族里没有炼药师不是很正常的么?能考出来一个,那都是祖上积德了。

    登记员摇了摇头。

    “那好,我不考药师认证,我考炼药师。”

    “啊?”

    登记员猛地睁大眼,用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南宫璃,“你说你要考什么?考炼药师?你这样藐视药师会所,信不信我上报上头找人来抓你?”

    “我怎么藐视了?只要我考出来不就行了?”

    玩真的?

    疯了疯了啊,这女人看样子是个精神有问题的!

    千家二少忙大笑道:“有意思啊,还是头回见连药师都没考上的打算考炼药师的。”

    说话间,古双双缓缓向着他们走来,“有意思,看样子衣家小姐很有信心?不过你毕竟还不是一名药师,这样的考法还从未有过。

    我看不如这样,未免衣家小姐是故意来药师会所闹事,我们就弄个不成文的规矩出来。要是衣家小姐没考过,则视为藐视药师会所,杖责一百,如何?”

    杖责一百?那和直接杀人灭口没两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