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样子,这个古家大小姐不是个说道理的主,也是,这从她的丫鬟一出口就说什么挖眼睛可以看得出。

    眸色微沉,南宫璃似在考虑要不要动手,是只躲,还是还击?

    犹豫间,衣逸莲闻声赶来,对着古家大小姐拜了拜道:“还请古大小姐见谅,这是我小妹,从没来过皇都,若是做了什么冲撞到古家大小姐的事,还望古大小姐海涵。”

    古双双认得衣逸莲,怎么说都是衣家少爷里长得最好看的,这一点整个皇都的人都知道。

    “这姑娘是衣家的小姐?”古双双皱眉道。

    衣逸莲拱手道:“正是。”

    古双双的脸色更不好看了,从来都不知道衣家还有小姐,不是只有几个儿子么?衣家人的相貌都差不到哪里去,因为家里人生得都好。这个衣家小姐,眼睛长得那么美,容貌必是不凡。

    想到这里,古双双心里就更烦躁了。

    众所周知,东皇帝师招亲在即,衣家偏偏在这时候出现了个女儿,这叫她怎能不多想?虽说衣家算不上什么大家族,可她听说衣家最近有冒尖的趋势。一个东皇怜已经让她很不好受了,再来个漂亮的衣家女儿?

    “把面纱拿下来,让我看看。“

    “这……”

    衣逸莲迟疑地看向离少,暗暗朝她使了个眼神。

    南宫璃几乎秒懂,衣逸莲这是在告诉她,这个古双双是个嫉妒心极强的人,怕是见了她的姿容后,更没可能放过她了。

    幸好,幸好这两天抽空做了些小玩意儿。

    南宫璃微微颔首,摘下面纱前,右掌不经意地在两脸颊上抹了抹。

    面纱被摘下,显露出来的是一张红肿的脸,除了红肿外,双颊上还有一个个红色的小点,仔细一看的话,还挺恶心的。

    衣逸莲呆了呆,忙让离少将面纱戴回去,解释道:“让古大小姐受惊了,小妹这脸…是天生的,这也是我们一直没有对外宣布衣家有女儿的原因。”

    古双双嫌恶地看了南宫璃一眼,领着自己的人大步走开了。

    见古双双一行走远后,衣逸莲这才松了口气,凑到离少身旁低声道:“你脸没事吧?下手也太重了吧?”

    “恩?没事,弄了点药而已,回头洗掉就好了。”

    另一边,古双双招来莺儿道:“还以为那衣家小姐是个美人,没想到是这么一张脸,还真是可惜了她的五官。你说,她长得那么丑还出来做什么?”

    莺儿琢磨了下,猜测道:“小姐,会不会是想通过这次药师认证晋级,想拿到一些外头弄不到的药草来治脸?又或者是想借着这次药师认证的机会,看看有没有高人帮她治脸?”

    古双双眯了眯眼,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

    那张脸要是被治好了,那她不就又多了个敌人?

    “去,给登记台的人带话,遇到衣家的,不管是谁,都别让他们登记成功。”

    说着,就扔了莺儿一包银子。

    “是,小姐。”

    莺儿拿起银子就朝着登记台跑去。

    本以为结束方才的插曲,就能安心考药师认证了,没想到还是生出了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