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邪王下意识地转向蔡泽和朱勇嘉,从他的眼神里,两人都看出了他心中的疑虑。

    一般人对北尚国的印象停留在和平之国上,北尚虽是天穹大陆内排位第二的国家,但是只有少部分人知道,北尚这些年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发展,反倒是排位第三的西岳动作很大,之前还试图吞下耀辉。

    东皇国内部矛盾也不小,不过总体来说还是一致对外的,这和北尚不同,北尚内部是真的不和。北尚帝是个心思极细的人,要北尚同霍家联盟,这中间的难度可不是说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

    凭什么?一个大国凭什么要和一个家族搞联盟?要说经商,霍家显然不是这方面能力最出色的家族。况且霍家还是东皇国的家族,这样的联盟可以说是有害无利的。

    只是,离少却很有信心,她到底是什么人?有着什么样的身份?难道她是北尚的人?北尚的人单枪匹马的来东皇国闯天下,还想凭一己之力搅动整个东皇不成?

    不对,这不合理,如果真是从北尚来的,又何须依附衣家?真有这样的打算,完全可以直接在东皇成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族不是么?

    南宫璃的余光扫见东邪王紧皱眉头的模样,她想了想,解释道:“你们不要误会了,我和北尚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有一次我救下了北尚的七皇子北上烨罢了,北尚帝承诺于我,将来我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过分,他都能答应我。”

    原来如此,众人这才摆出了一副了然的模样。

    “和北尚联盟经商,也是想开拓财路,就像东邪王所言,我们这么多人总是得糊口的,一直吃老本总不是个办法,想要和古家对抗下去,基本的财力还是需要保障的。”

    南宫璃说到这儿,又道:“对了,之前那个十步杀有说过,轩辕家内部好像发生了些动荡?”

    提到轩辕家,霍家的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霍家主叹气道:“十步杀说得应该是真的。轩辕家内部不和是早前就存在的问题,只不过这几年里越加变本加厉了。”

    霍仙儿忍不住道:“一定是轩辕楠搞得鬼!我早就说过,这个养子根本是别有居心,偏偏轩辕哥哥不信,还说那人为他牺牲了终身辛福。

    什么终身辛福?我也没看那个南宫柔有多惨啊!她现在在皇都不也混得不错吗?反倒是轩辕哥哥……”

    “住口!”

    霍家主怒道:“我是这么教你的,你一个姑娘家在人后议论别人家的家事,这像什么样子?”

    霍仙儿撇撇嘴,别开脸,一副委屈极了的模样。

    南宫璃眯了眯眼,刚才霍仙儿说的那三人,她好像都认识啊。轩辕家,她本来就要拜访,或许这次的事也算是一个契机?

    “霍家主,既然轩辕家内部动荡的厉害,那如果我们帮着其中一方压制住另外一方,是不是就等于多了一个盟友了?”

    霍家主愣了愣,“理论上是这样。”

    “好,时间地点,由霍家主你来安排,避开药师认证的时间就行,我和你一起去见见轩辕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