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衣家的身份去考药师认证?

    这对衣家来说是好事,等于帮衣家扬名,衣逸莲没理由拒绝。

    只不过,就算不用衣家的身份也能参加药师认证的吧?

    衣逸莲这么想着,就见离少弯眸一笑,“没办法,我是自学成才的,所以不是预备药师。”

    自学成才的?!一个自学成才的家伙,还自学成了中级炼药师?

    纵使知道离少只是在陈述事实,可衣逸莲还是觉得脸有些肿,这叫他一个从医学世家出来的人颜面何存啊?

    难怪说要借衣家的身份,衣逸莲挠挠头道:“这件事,我尽力试试,可能不能行,我心里也没个数。”

    “没事,尽力就好,办法总会有的。”

    关于考药师认证的事暂时告一段落,南宫璃又道:“其次,我们必须增强我们的势力。目前,‘离’字阵营、衣家和霍家是盟友,考虑到古家毕竟强大,我们有没有可能再找到别的盟友?”

    问题一出,众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

    东邪王摸摸鼻子道:“我觉得这事很难。”

    南宫璃想了想,“呼啸营怎么样?”

    蔡泽愣了下,“呼啸营常年被安排守在蛮部那儿,就算真的和你们达成联盟,那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啊。”

    众人纷纷点头。

    南宫璃摸索着下巴,眯眼道:“为什么呼啸营必须守在蛮部那儿?我看东皇帝那边给呼啸营的补给也不足,难道就没有办法将他们调回斗都来?”

    东邪王不由得倒吸一口气,敢说得那么直接的,除了离少还真没谁了。

    东邪王轻咳一声道:“想要调回呼啸营也不是不行,只是很难。”

    “哦?怎么个难法?”

    “就如你说的,为什么呼啸营一直得待在蛮部那种地方?而不是别的营去守?那是因为别的营能交出比呼啸营更多的国勋。”

    南宫璃冷笑道:“无论什么营,被扔在蛮部那种地方,又不给足够的补给,谁能交出什么国勋来?为了生存,国勋都换钱了吧?”

    东邪王不否认,“所以说,恶性循环,呼啸营想调回来,光是国勋这个口子就已经很难搞定了,更别说,还得有一名厉害的军师才行。呼啸营没有正统军师,这事你该知道的吧?”

    南宫璃仔细一想,还真没有。

    “军师要怎么考?”

    东邪王抽了抽嘴角道:“你该不会还想去考军师吧?你一个女孩子……”

    “女孩子怎么了?打得过我这么个女孩子的男的也不见得能有几个。”

    南宫璃挑了挑眉,“军师的事再想办法解决就是了,如果不能考,那就花钱请。至于国勋,就有劳东邪王去查查,需要多少国勋才能把呼啸营给调回来。”

    “你、你要花国勋把呼啸营调回来?”

    这下,不仅是东邪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在场的,除了茯苓和郑晓还算淡定外,其他人,尤其是知道国勋这玩意儿有多难赚的人,都傻了。

    蔡泽怔怔地看着离少,如果她能有本事把呼啸营给调回来,他就算给她做牛做马一辈子,也甘之如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