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邪王没出声,说实话,这样的话用来安抚下面人的人心可以,可用来和他们这些人说,就有些不足安抚人心了。

    这一战,看上去不管“离“字阵营的,还是霍府的家兵,的确是没什么人死,可有些伤,就算没死也快搭上半条命了。

    他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什么?古家需要歇息,他们也要啊!

    试问,在各种条件比不上古家的情况下,他们要如何在能比古家更快修复的情况下,还要变得比古家更厉害,厉害到下次再对战,可以一点都不虚。

    这次之所以能赢,在东邪王看来,主要是霍府这边做了准备。像这样的亏,古家吃了一次还会吃第二次么?

    东邪王的担忧不是在杞人忧天,而是很实际的问题,想到这些的,也不单单是他,这从大堂内,大多数人都愁眉莫展的状态中能够看得出来。

    南宫璃叹了口气道:“这一战能赢,本身就是一种成功,难道不是么?从要和古家对着干的那一刻起,我们就该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与其担忧这个那个的,不如把现在能做好的都尽量做好。”

    霍家主点头,“离少说得对,其实仔细想想,我们能把整个斗都都没谁敢惹的古家逼到这地步,我们真的很强,我很自豪。我感觉,我霍家从来都没有这么英武过,我说得是真心话。”

    霍元风和霍骁帮衬着点头。

    这一战,他们霍家找回了早就被磨平的锐气!原来,他们拼一拼,也是可以一战的!

    “当然,东邪王说的问题不容我们忽视。所以,我有些想法。首先,我希望衣家能够进入斗都。”

    什么?

    众人一愣,由衣逸莲最先回复道:“离少的意思是?”

    “衣家能全体入驻斗都,那无疑是最好的。如果不行,我希望医家能调更多的人来斗都,就算不是以从军的角度,也能以经商的角度。希望你们入住斗都开药铺,同时也能帮着照顾霍府上下的伤患恢复。”

    霍华一听,表示同意道:“的确,就算不是从军,经商也行。说到药铺,我们已经收购了一间不小的药铺,我们霍家从未打理过药铺生意,这方面还真需要衣家来帮忙。”

    衣逸莲想了想,点头道:“好,我明白了。不过这件事单凭我自己,我没有办法做决定。这样,我明早就赶回去和家父商量。”

    南宫璃摇头道:“传个话的事,就不用衣少亲自去了,到时候派个人去就行。衣家主是个有想法的,不然也不会为“离”字阵营招来一批新人,我觉得他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可是……”

    衣逸莲还想说什么,被南宫璃打断道:“主要我这边还有一件事需要衣少帮忙,我听闻衣家之前和皇都内药师会所的人有所来往,我想借着衣家的身份,参加马上就要举行的药师认证。”

    药师认证?

    衣逸莲顿了顿,蹙眉道:“皇都内的药师认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明天就要开始了啊。”

    “不错,明天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