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箭破空,带着决绝,箭头入体,刺痛之下,是无怨无悔的笑容。

    无声的泪,坠在“离”字阵营和霍家家兵的心上,一瞬的凝固,片刻的永恒,战友那布满鲜血的脸庞,闭眼前的释怀和丝丝不舍,彰显着他们的成功,同时也败露他们对生的渴望。

    果然啊,没有人是不怕死的,没有人不想活下去,纵使生活再艰险、再困难,活着依然是人最本能的一种欲念。

    南宫璃皱着眉,痛苦地闭上了眼,身后传来茯苓想哭,却又憋着不哭的声音。她的感触并没有茯苓、郑晓他们来得深。

    尽管相聚的时间谈不上长,但走过的那段相互扶持的路,无法令人忘怀。

    郑晓深吸一口气,眼角的泪缓缓而下,再次张口,没有多余的话,他只喊了一个字:“杀!”

    杀!杀了这些古家的家兵,为兄弟报仇!为战友报仇!

    这一瞬,就算死又如何的想法,占据了“离”字阵营和霍家兵每一个人的心。

    “啊——”

    “冲啊!一个不留!”

    “来啊,来砍我啊!我不怕,就算是死,我也要带上你们垫背!”

    “离”字阵营和霍家家兵士气节节攀升,当一个人无所畏惧,将生死置之身外时,他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是无法用常理去衡量的。

    十步杀死了。

    倒在地上,任人踩踏。

    他的死使得古家的那些家兵方寸大乱。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想过领头的十步杀会死。换而言之,他们也从来没想过他们可能会败。

    当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当他们亲眼目睹十步杀的倒下,那些早已不知道丢去哪个角落的恐惧回来了。

    这个大陆永远都不会缺少强者,没有哪个强者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当惯了强者的人,未必有一颗坚强的心。

    心志的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远远高过实力的强。

    于是,面对疯狂进攻的“离”字阵营和霍家家兵,古家家兵开始后撤,开始想逃,开始败退。

    很快,除了少数古家家兵成功逃脱外,大部分的古家家兵都交代在了霍府。

    出战的五六十名古家家兵,死了五十人左右,而“离”字阵营和霍家家兵虽有伤,却除了那五人,一人未死。

    古家家兵逃离后,没有援兵,这一战就这样落了幕。

    霍府上下开始全面整顿,待在军办所的霍华一行没能忍住,当晚就回了霍府。

    东邪王在得知对战结果后,也随着霍华一行赶来霍府查看,还带来了不少伤药。

    朱勇嘉和蔡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如果说之前他们只是觉得离少很强的话,那么现在他们改变了想法。

    这才多久啊?离少就能把手下的人训练得这么强,那种强不单单是实力上有增强,更是心志的强大,都快赶上死忠了。

    当晚,在东邪王的建议下,将霍家和“离”字阵营中的重要人士聚在一起开了个小会。

    “古家在你手上栽了那么多个跟头,他们是绝不会放过你的,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么?”东邪王问道。

    南宫璃耸耸肩,“古家这次元气大伤,应该能消停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只要我们变得更强就用不着怕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