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要做什么?

    南宫璃只觉眉心一跳,下一秒就见那五人死死抱住了十步杀,抱住了他的双手双脚,还有一人保住了他的腰身。

    十步杀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激进,他死命地扭动着身躯,死命地摇摆晃动,可五个抱住他的人,怎么都没法子甩开。

    这一幕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让原本混战的双方渐渐消停了下来。

    十步杀怒喊道:“不要命了是吧?放开我,给松手!”

    十步杀说着,抬手就朝着那五人打去,这个拍脑袋,那个上拳头,一招招都夹带着元素之力。然而不管他打得多用力,放多狠的话,那五人即便额头冒血,嘴角吐血,都没有松手。

    “射、射死他,射死他!”

    五人之中,抱着十步杀右腿的“离”字阵营的青年男子扭头朝着大堂顶部的射手们张口喊道。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所有人都看懂了,看懂了他的意图。

    郑晓急忙大叫道:“不要冲动,快回来,事情还没到要拿命去换的程度!”

    南宫璃也急了,“我还没有出手,就如郑晓说的那样,还没到那种程度,快!撤回来治疗,快啊!”

    那五人看了眼郑晓,又看了眼南宫璃,他们笑了笑,笑得有气无力,可他们的双手却依旧死死抱着十步杀。

    他们的余光里,倒下的兄弟还在增加,他们虽然还没有死,虽然还能救,可是再这么下去,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其实他们都明白。

    离少说了,打的时候,他们“离”字阵营的必须冲在最前面!而撤的时候,他们“离”字阵营必须垫在最末尾!

    他们知道离少很强,但是十大高手才出现了一个,其他九个在哪里?会不会来?他们不知道,可一旦那些人来了,他们所面临的局面将会多可怕?他们不敢想象。

    继续这么耗下去,耗不死十大高手中任何一人,如果他们的牺牲,能够干掉一个,哪怕就是一个,那么接下来想要打退这些古家家兵,那不是没可能的事!

    只要把在这里实力最强的十步杀干掉,对方士气打大乱,到那个时候,就算离少不出手,由郑晓带领的“离”字阵营精英小队也能压制住这些古家家兵!

    “射啊!快射!”

    “不要管我们,我们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就让我们做些有意义的事吧!”

    “兄弟们,我们要先走了,我们会把十步杀带走,答应我们,你们要奋战到底,你们可以的,你们一定行的!”

    十步杀疯狂地进攻着抱着自己的这五人,那五人很快就成了血人。他们是拿着必死之心去做这件事的,如果再这么耽搁下去,他们的牺牲将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南宫璃颤着唇,她没想到,没想到他们能做到这个份上,她真的没想到。

    郑晓闭了闭眼,没有谁能下这么残酷的命令,这个沉重的决定就由他来下吧。

    “射手们听着,给我射!别让我兄弟白白牺牲!”

    大堂顶部,总计十多名射手,早已红了眼,他们举起手中的弓箭,尽力对准十步杀,可面对一个在不停晃动的敌人,再厉害的射手也没有一发命中的信心。

    “一起射吧。”

    “好,一起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