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尽可能地保护住大堂顶上的这些射手,毒药粉包的布置十分密集,越是接近射手们,密集程度就越高。

    事实就是,在一个射手同另一个射手之间,至少被设下了一个毒粉包。

    射手们本来就是聚在一起站队的,间隔本身就不大。这样导致,假如有人没忍住,只要有一个人产生怕死想逃的念头,那么那个人一移动,就会引得毒药粉包爆炸。

    大堂顶上的射手已经都事先服下了解药,可一个毒药粉包的爆炸范围有限,如果在古家的人还没做出行动前,就暴露了毒药粉包的存在,那后果可想而知。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古家第三小队里,基本一半以上的人都抵达了大堂顶部,他们以为那些射手在看见他们后,会惊慌失措,会吓得屁股尿流。

    可是没有,一点都没有!

    每一个射手的脸上,都是一副漠然和鄙夷,他们的眼里没有畏惧,有的是决然。

    十步杀扫了眼大堂顶部,随后看向离少,讥笑道:“瞧瞧你们的那些射手,是不是已经被我们给吓呆了,连动都不会动了?”

    南宫璃笑笑,“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觉得,做人不能太狂傲,你觉得呢?”

    南宫璃的反问激起了十步杀一声大笑,“这话你该和你自己说吧?和古家对着干,你能有好下场?”

    随着十步杀的话音刚落,只听“砰砰砰”的好几声,大堂顶上传来了一阵接着一阵的骚动。

    下面的人,无不将视线转移。

    大堂顶部,射手们一个未倒,反观那些古家三小队的人,竟全部趴倒在了大堂屋顶上。

    怎么会这样?

    十步杀惊了惊,眯眼仔细看了看那些飞扬在空气之中的粉末,随后大悟,“这是你的局?”

    “看来你还不算太笨。”

    被算计了!对方一早就料到自己会直接攻击射手!

    “他们倒是相信你,就不怕你的毒粉对我们没用?然后一个个为此送命?”

    南宫璃眸色一沉,异常严肃道:“没有人不怕死,也没有人想死,但是!在没有退路的时候,什么都不做而等死,这才是最可怕的。

    古家给了你们什么?强大的力量?你们是不是觉得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从此以后,你们能呼风唤雨?”

    这下,换十步杀严肃了。

    “你什么意思?”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在告诉你们,真正强大的人,不是肆无忌惮地去伤人,而是用尽一切去保护他人。保护亲朋好友的心思能激发出更强大的力量来,那是一种叫做信念的力量!”

    “一派胡言!你以为你们已经赢了么?就算不收拾那些射手,想要杀掉你们还是易如反掌!兄弟们,什么都别管了,就一个字‘杀’!”

    十步杀彻底炸了,他承认,论玩心思,他不及这个离少。既然如此,那他就用最干脆、最暴力的办法来解决掉这些人!

    “杀!”

    杀声冲天,古家家兵朝着南宫璃一行猛扑而去。

    “退!”

    南宫璃指挥着大家,一边防守一边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