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元风第一时间认出了古家带队的是十大高手中,排名第十的十步杀,立马把这个信息告诉了离少。

    南宫璃听后,微微颔首道:“现在我们不能确定,所谓的十大高手里被派出来了多少,是只有这个十步杀,还是其他人只是潜伏在我们所看不到的地方。

    所以,所有人都要时刻保持警惕,无论处于什么样的情况,我们都不能松懈!”

    霍家主应声道:“不错,离少说得对,大家不能因为看似一点点的优势就松弛下来。当然,也不能因为身处劣势就绝望。

    这一战,我们避不可避,也就不用避了,能弄死对方一个是一个,多一个都是赚!”

    霍家主不是一个主战的人,但今天的他,是他又不是他。他的话回响在霍家人的耳边,犹如战前击鼓,将他们的士气又推上了一层高度。

    “是!”全员齐声道。

    十步杀没有轻举妄动,先是抬眼看了离少一眼,又看了看她身后的,以及被安排在大堂顶上的射手。

    轻蔑一笑,他缓缓开口道:“看样子,这次你们是有准备的?不简单啊,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南宫璃冷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古家从来不是息事宁人的货,我们一直都有准备。”

    十步杀点点头,骤然抬手指向射手所在处,对着身后的兄弟们下令道:“先把那些射手全部给杀了!一队干扰,二队压制,三队给我上!”

    显然十大高手的名头不是虚名,十步杀虽然只是一名家兵,但却拥有一定的战略性头脑,知道打掩护直取要害。

    对于古家这边来说,如果纵容射手射击,就等于是放生了一批兄弟,即便是有人数优势存在,但十步杀并不想做那么没头脑的行为来,不想让对方占到任何的便宜。

    他要完胜,然后完虐,看到霍家和“离”字阵营绝望的眼神!

    “盾牌准备,第一防线上。”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南宫璃一声令下,“离”字阵营非精英队成员,一个个举起准备好的盾牌顶在了最前头。

    面对古家那边二队的压制,他们不采用硬碰硬,而是采用防守。

    古家一队待命干扰,只要大堂顶上的射手一有行动,他们就使用元素术法,影响长箭,让长箭无法靠近。

    而这个时候,古家三队已经一个个分散开,分别向大堂顶部的射手们袭去。

    站在大堂前的南宫璃一行,都不由分说地紧张了起来。

    他们当然知道离少的计划,射手周围已经都布置好了,可以说只要古家的那些人落地,就算走一步没能引得毒药粉炸裂,那两步也能办到了。

    但是,就算知道已经经过了严密的布置,可对上古家那些凶残的家兵,要说心里一点都不担心,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这里尤其考射验手们的心思素质,他们能不能扛得住这份惊心动魄,他们是不是真的做好了,死也不逃,做好了死也不移动的觉悟!

    要知道,一旦他们之中有人没忍住,下意识移步的话,毒药粉的事就会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