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字阵营的人各个气势恢宏,就连才加入没多久的衣家新家兵,也都受到了感染。

    站在队伍间的衣逸莲,怔怔地看着离少,有种强烈的感觉,她能成为一个相当了不起的女人,她可能会是整个东皇国唯一的一位女军师!

    “衣少。”

    衣逸莲正出神,忽然被点了名,醒过神来,就见离少正看着自己。

    “呃,离少请说。”

    “本来,你带的药师也都是没有战斗能力的,我该让你们同霍大少一起撤退才对。但是,我们在人数上没有任何优势,不到最后一刻,我们绝能倒下,所以我们大家需要你们。”

    南宫璃说得很郑重,她的这种郑重让衣逸莲和他携带的药师们不约而同地惊了下。

    药师的存在不比炼药师,平日里,大家的确会对他们表现出尊重。可一旦开战,绝大多数的人都只是把他们看成一种工具。

    那些评价药师的话,其中有不少家兵是这么说的:药师啊,他们也就只能在我们这些出生入死的人身上才能找到价值。

    没有人会顾虑药师的感受,觉得他们生来就该为自己劳神费心,当然也没谁会让药师直接在前线参战,这等于丢去几个人先送敌人几个人头。

    “所有人听令,和我一起感谢我们的药师!”

    衣逸莲和几位药师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面前齐刷刷地单膝下跪了一批人。

    面对古家来袭,要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要说归属感,他们这些药师,当然不如跪了这一地的人来得强。

    但是,这一瞬,他们的心中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悸动。那弱小的身躯里,似乎点燃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这一刻,他们感觉到了自己的价值,他们并不是只能缩在人后,他们一样被期待着,一样是前线战员中的一员!

    “快起来!”

    衣逸莲作为代表,急忙上前将离少扶起,“不用这样,我们既然留下来了,就已经有了觉悟。”

    众药师纷纷点头。

    一切准备就绪,所有人各站各位,等待古家来战!

    五芒星给出的情报不假,约莫过了半柱香,古家聚集起了一批一二线的家兵,总计五六十人的样子,敲响了霍府的正门。

    居然嚣张到直接敲大门?

    得到消息,除了游走的支队继续负责游走,以免遇到突袭外。射手已全部就位,主战队和另一支队迅速汇合在了霍府正门后。

    由霍家主应门道:“我霍家和古家没什么话好说,古家这次找人来是想赶尽杀绝不成?”

    门外,传入一道轻蔑的男声,“老实说,就你霍家,连斩草除根的必要都没有。只不过,听说你们和‘离’字阵营的走在一起了。

    上头知道这事,表示很不开心,你们霍家到今天都没学乖?当初以为轩辕家能保你们,可后来呢?”

    霍骁忍不住道:“废话少说,就说来我们霍家想干嘛?”

    “想干嘛?来除杂碎啊。别说我们古家做得太绝,只要你们交出离少,赶出‘离’字阵营的人,上头说了,可以保你们霍家不死。而且,还能帮你们霍家恢复成大家族,如何?”

    这是在干嘛?利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