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手和地雷准备妥当后,南宫璃让霍家主将没有战斗能力的人全都召集了起来,让霍华带队转移。

    得知南宫璃的这个安排,所有人都傻眼了,说好的生死与共呢?这又是为什么?

    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霍华本人。

    “离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安排?就算要转移,也不该让我带头转移。”

    南宫璃一脸平静地看向他道:“不该让你,所以该让谁?让霍家主?还是让霍大少的两位弟弟?”

    霍华拧着眉道:“让我父亲带头转移,他大病初愈,根本没法参战。”

    “霍大少,可能我接下来的话过于残忍了,不过我还是得说。平心而论,你不适合参战,就算留下也没什么大用处。

    不过,你刚也没说错,霍家主也不适合参战,但你要知道,他是霍家的家主,他的身上有责任也有霍家人的期待,他在,霍家的士气才能在。”

    乍一听,众人还有些犯迷糊。可仔细一想,渐渐地明白了离少的用意。

    霍家的人在出生入死,而霍家主却独自逃离避难,这样真的合适么?

    霍华顿了顿,忙道:“照你这说法,我是霍家的继承人,我也理应和大家共生死!”

    南宫璃摇摇头道:“你也说了,你是霍家的继承人,霍家必须留人啊。

    你的二个弟弟战斗能力都比你强,你的强项是经商,那是你霍家所长,留住你,是留住霍家的希望,我相信霍二少和三少也认可我的这个判断吧?”

    霍元风和霍骁一致点头。

    离少考虑得很周到,没有让所有人都在这里送死,解决了霍家后人的问题,这让他们这些留下奋战的人,顿觉轻松不少。

    这一战,赢了,是无上的荣耀。输了,还有后人,就还有希望!

    霍华还想挣扎,霍家主出声道:“我早前就说过了,我们霍家上下都得听离少的安排。我觉得离少安排得很对,也很好,如果我是她,我一样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父亲!”霍华不自觉地红了眼。

    这一走,谁知道是生离还是死别?

    “霍华,照顾好你母亲和妹妹,就算我们不在了,我们霍家的魂还在!”

    霍夫人一句话都没说,默默地拿出帕子擦拭着眼泪,而霍仙儿也是死死地咬住下唇,逼迫着自己不掉泪。

    南宫璃建议霍华转移去军办所,找东邪王想想法子,给他们安排个去处。当然,前提是,如果他们这一战败了的话。

    目送走了霍华一行,南宫璃转身对着“离”字阵营的众人道:“这场对战,古家不是冲着霍家来的,而是冲着我们,或者说根本就是冲着我来的。

    我从一开始就明确地告诉过你们,我们和古家势不两立,是死敌。

    这一站,开战时,我们的人必须冲在最前面,若有机会逃生,我们的人,必须垫在最末!你们能不能做到?如果不能的话,现在请求离开‘离’字阵营还来得及,我‘离’字阵营没有孬种,没有逃兵!”

    霍家主和霍元风、霍晓从未看到如此有气势的离少,一时间失了神,几秒的寂静,一道齐声怒吼惊醒了他们。

    “能做到!‘离’字阵营没有孬种,没有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