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众人沉浸在对南宫璃崇拜又畏惧的心理时,朱勇嘉作为所有人里,对南宫璃了解最少,意见最大的人,适时地发表了不一样的看法。

    “毒药粉哪里来?也你自己炼制么?还有,你炼制的毒药,真的能让古家的人趴地上么?

    并不是我怀疑你的能力,整个霍府上下这么多条人命,再加上‘离’字阵营的人,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一步错就可能让所有人步入万劫不复。”

    不得不说,朱勇嘉的说法还是很中肯的,他是站在大局上考虑。

    南宫璃抬头看向他,迟疑了会儿道:“那么,照朱前辈来看,我们应该怎么对付古家呢?直接硬碰硬?”

    “当然不是。”

    “哦,那就是找外援?”

    朱勇嘉微微皱眉,这越说越偏了,这么点时间里去哪里找外援,找来的外援能信任么?

    “现在找外援也来不及了。”朱勇嘉道。

    “那就对了。”

    南宫璃起身,拍了拍衣裙,正色道:“我们要面对的敌人是古家,他们的强大是整个斗都都知道的事,他们的手段就更不用说了,典型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们和他们对立,除了靠自己,还能靠谁?”

    众人不由得点了点头。

    不错,没有人会愿意没事找事和古家对立,就算是军办所,也不敢给古家人脸色看。

    见众人都认可这点,南宫璃继续道:“没有什么事是能百分百成功的,但是,我们能够让成功率尽量接近百分百。

    我承认朱前辈的顾虑很对,只是大家有没有想过,有些事做了,才知道可能性,我的毒药能不能达到我预期的效果,这是一个未知数,但至少也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削弱敌人的实力,难道不是么?”

    有道理!

    茯苓忙站出来为自家小姐说话,“我家小姐一路走来,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区区古家,我家小姐定有办法对付。”

    郑晓点头附和道:“我们的命可以说是离少救来的,就算没了又怎么样?死也要死得坦荡荡,更何况死的未必是我们。”

    南宫璃感激地看了眼郑晓,又道:“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一定能击退古家,我希望大家都能相信我,无条件地相信我。

    至于我研制的毒药,这点还请大家放心,我怎么说都是名中级炼药师,就算我的毒药毒不死他们,也能让他们减弱战斗能力。”

    中级炼药师?离少居然还是名中级炼药师?

    众人呆了呆,这到底是要多妖孽才能达到这种程度?

    伴随着众人的难以回神,南宫璃开始安排布置。这一次,没有谁再有异议了。

    大堂屋顶安置射手的事交给了霍元风来安排,霍华领了主要线路埋炸弹的事,根据南宫璃所画的来,带着霍家奴仆逐一布置。

    能参与战斗的战力,直接由南宫璃召集了起来,被分成了三支队伍,主队是“离”字阵营的人,分队是霍府的,由主队把守前门,一个支队守后门,一个支队游走。